【99国辩】成功的影视作品应/不应该拍续集(耶鲁大学VS台湾大学)

 

主席:张泽群

正方:耶鲁大学 成功的影视作品应该拍续集
反方:台湾大学 成功的影视作品不应该拍续集

主 席:亲爱的朋友们,您现在收看的是99国际大专辩论会A组的第二场初赛。今天对阵的双方是那鲁大学和台湾大学。 说到辩论,我们自然会联想到战国时期或是古希腊古罗马,那的确是辩论的辉煌时期,但是古人的辉煌已远离我们,古时辩坛的名家先贤已具往矣,但是古人的 智慧却早已经被我们应用,辩论也早已从浮华走进现实生活,成为一种实实在在的生活技能。由此可见,数辩坛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啊!
朋友们,近一个时期我们在电视屏幕上都看到了一只可爱的小燕子飞来飞去,那就是“还珠格格”,好像第一部好几十集没有飞累,又飞进了第二部,又是好几十集,据说第三部又在筹集当中。这个现象也不是偶然的.。这个文化现象倒是挺有意思。那么是不是所有成功的影视作品都应该拍续集呢?今天我们就此现象作一番辩论。
根据赛前抽签的结果:正方耶鲁大学他们所持的立场是——成功的影视作品应该拍续集。方台湾大学所持立场是——成功的影视作品不应该拍续集。下面要进入的是陈述阶段。首先有请正方一辩高昆同学陈述观点,时间是3分钟。(掌声)

正方一辩:谢谢主席!评委、大家好!继上届国际华语大专辩论会成功播出之后,欢迎大家现在继续欣赏它的精彩“续集”(掌声)我方认为,成功的影视作品应该拍续集。 所谓成功的影视作品当然指的是以良好的社会效益为 基础,遵循艺术规律和经济规律而拍摄出来的作品,而续集则指的是在原作的基础上创作并与原作相互独立的作品,它通常与原作在人物、情节、特定时空等要素上具有一定的关联性。为成功的影视作品拍续集,是影视作品消费者与生产者的共同要求。第一,对于影视作品 的消费者及观众而言,拍续集符合其心理需求。心理学的研究表明,有些观众具有惯性心理和好奇意识双重特志,惯性心理使得观众倾向于欣赏自己所熟悉的艺术世界和表现方式,而好奇心则使观众渴望了解人物、情节 的后续发展。正因为如此,刚才我们的主席才会深有感触他说人们看完了《007》的正集之后,还想看《007》后面的续集。这段时间电视剧《还珠格格》同时风靡两岸三 地,可如果这集一结束就小燕子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的话,广大观众就会感叹电视机前使人愁了。(掌声)
第二,作为影视作品的生产者而言,拍续集有助于实现经济和社会双重效益。首先,就经济效益而言,成功的影视作品具有名片效益,拍续集可以借助规模经济以获取较为稳定和良好的预期收益:其次,就社会效 益而言,拍续集可以使得已初步成功所树立起来的典型形象和道德意识进一步深入人心,从而更好地发挥其社会教化功能。其实,从卓别林到斯皮尔伯格,从黑泽明到吴宇森,诸多影视大师都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并做出了有意义的实践。我们用统计学中的回归分析对美国最大的电影数据库艾美森数据库进行了研究,其结果显示,续集在世界影片中的比例出现明显的上升趋势。而且这个趋势在70年代后期明显加速。在即将跨21 世纪的今天,文化、多元化已成为时代的主题。对方辩友,千万不要再口口声声地在文艺百花齐放的同时却又对续集这朵艺术奇葩斩草除根。续集的世界并不无奈,续集的世界很精彩。谢谢大家!(热烈的掌声) 主席:我们感谢正方一辩高昆同学他丰富而严谨的立论。下面有请反方一辩杨晓栅同学来陈述反方的观点,时间也是3分钟,请。(掌声)

反方一辩:主席、评委,大家好! 照对方辩友所说,那么我们今天的 比赛可能可以切成对方辩友的一辩是一集,我的一辩申论是一集,然后我们分段播出,对方辩友是第一集,而我是续集,是这样吗?似乎不是的。(笑声)从以上来说, 对方辩友对续集的定义其实除了这个例子之外,我们都可以接受。续集就是跟上一集有相当的关联性,可是基于这个关联性,我们就发现了今天所有的片商就如对方辩友所说,他们是想要以经济效益的考虑来拍摄续集的,而可惜的是,这样的一个前提,这样的一个动机,合 理吗?我们应该接受吗?应该因为这样一个动机我们 就鼓励大家去拍续集吗?先看看下面的说法,第一是对 对方辩友社会教化功能的反驳,首先提出了就是对方辩友认为很可爱的燕子,第一集她可爱是天真活泼,可 是第二集,大家有没有发觉琼瑶女士有一点过火了,她将她为活泼而活泼,这时候人就变得胡闹了,可爱在哪理呢?教化功能在哪里呢?我们实在看不到。而接下来看的是今天在剧情上面因为要有关联性,所以难免绑手绑脚,想想看,今天三国演义的故事已经烟飞灰尽了,还要怎么拍续集呢?当然金庸先生的很多著名的著作,它们的结局都是留待大家充分的想像空间,有人告诉你 今天他要拍续集,他要把结局告诉你,你会不会觉得是 狗尾续貂,画蛇添足呢?再说,今天当你存了好久的钱,花了80元人民币走进戏院,去看《泰但尼克号》,为了剧中人物的命运落下大把大把的泪水的时候,却发现今天导演为了再赚你一票,竟然要把男主角沉人深海中的死亡化成他可以复活了,还可以跟女主角再叙前缘,各位 观众朋友,你们会不会觉得眼泪白流了呢?你们会不会 觉得你们的感情被导演大大地欺骗了呢?再看看影史上的例子,1994牵《乱世佳人》续集播出,它的票房精彩得让人想为它掬一把同情泪,可是有相当的一些续集在播出的时候,它的上映状况是一集不如一集,而这些失败的例子历历在目。对方辩友,为什么还要鼓励续集的开拍,除了想更多地骗观众钱,我们不知道是为什么。谢谢!(掌声)

主 席:感谢杨晓珊同学生动而动情的立论。下面我们要进入的是本届辩论赛的一个新的环节,就是自由人的发言阶段,所谓自由人,他是一个颇具攻击性的辩手,他不参加传统辩论赛事当中的立论、攻辩、、自由辩论和总结陈 词等阶段,而仅在发言和对话阶段与对方的自由人进行 对辩和交流。下面是自由人的第一次发言时间,各有时 间是1分30秒,可分两次运用,我们现在征询双方的自由人是否运用这殷时间。好,正方要发言,反方也要发。首先有请反方的自由人发言。
反自由人:大家好!对方辩友口口声声告诉大家要我们顾忌观众的权益,但是让我们来看看实际状况是不是如此。对方提出的大导演施蒂文·斯皮尔伯格明确地告诉大家,在他拍完第一集《诛罗纪》之后,他根本不想拍续集,因为续集了无新意,但是基于钱的压力及片商的压力,他不得已拍出了《失落的世界》,但是票房惨败,让他一败涂 地。我们想请问对方辩友,这样子观众的权益在哪里?谢谢大家!(掌声)

正自由人:如果对方同学认为今天的辩论比赛不是上一届的续集,那您参加的是第四届还是第四次首届国际大专辩论比赛呢?(掌声)今晚的续集情节稍有不同月之就是往日的最佳辩手今天都成了教练。(掌声)对方还提到续集没有社会教育功能,那我告诉你,《教父》拍了三集方显示大丈夫能屈能伸,《超人》从第一集拍到第四集方显出英雄本色,而因此花了39集续集的功夫:才道出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男人命真苦!(笑声、掌声)今天我们的辩题是关于因然而不是释然的判断。基于因然的逻辑内涵,我方认为,现实当中有些没有拍摄好的续集 并不能在逻辑上否定成功的影片应该拍摄续集,这好比中国男足屡战屡败,昨晚在战胜了乌兹别克斯但后,他们就不应该为冲出亚洲而雄起吗?(掌声)更何况成功影片的续集更像中国的女足姑娘们充满了铿锵玫瑰的魁力和风采啊!(掌声)
主 席:好,下面要进入盘问阶段。首先有请反方的二辩向正方的一、二、三辩依次提问,正方的问答时间共计是1分30秒。好,首先有请反方的二辩邱靖贻同学提问。
反方二辩:请问:正方一辩,金庸先生的14部剧作以及世界著名的《乱世佳人》都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余味和想像的空间,对方为什么要拍续集去破坏它呢?

正方一辩:我首先要告诉对方辩友,金庸先生并不是没有写续集,《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等等难道不是续集吗?(掌声)其次,我知道我们不能找出与《乱世佳人》等等可以相媲美的影片,但在这部影片中,斯嘉丽她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只要土地在一切就会有的。想像力就是艺术的土壤,没有想像力无论是正集还是续集都是不成功的。谢谢!(掌声)

反方二辩:请问正方二辩,如果万一续集拍的不如第一集,大家觉得难看极了,这时候大家的权益是不是受损了呢?

正方二辩:首先我想告诉对方辩友的是,续集不见得就一定比正集拍得不好,《教父》的第二集不是也得了奥斯卡金像奖吗?对方同学刚才还说续集一定会使大家大倒胃口,可是我方已经论证了续集可以满足观众的惯性心理和好奇意识,又能够满足片商的要求,这样两全其美的事我们为什么不做?(掌声)

反方二辩:假如对方辩友是在为片商着想,为片商的商业利益着想,请问对方三辩,如果这时候你方一直鼓励拍续集,万一小燕子拍了50集,50个续集,大家还想看吗?

正方三辩:只要观众需要,我们当然要拍。我倒是想请问对方辩友的是,为什么这样的续集观众都想看,你们却一定要他不看呢?小燕子不是从狗尾巴胡同里飞到寻常百姓家吗?对方同学口口声声说续集不要拍,却始终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续集不要拍,我方早已经告诉你们:续集因为观众需要,片商也有动机去拍,而且又有良好的社会 效益和经济效益,所以我们应该拍,而且要不断地拍下去。谢谢!(掌声)

主 席:下面有请正方二辩唐海燕同学向反方的一、二、三辩逐一提问。

正方二辩:鉴古可以知今。我想请问对方一辩,续集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其起源可以追溯到哪里?

反方一辩:续集当做艺术形式其实在我看来,其他的艺术形式似乎没有什么续集嘛,莫扎特的《安魂曲》,它其实是一个未完成的作品,今大会不会有人妄想把它完成呢?把它完成是不是就是一种续集的展现呢?其实也是的,可是大家都不会去想到把它完成,为什么?因为完成了就破坏了原作的美感了,准能够像莫扎特的原作《安魂曲》一 样,把它的原意继续展现,展现得更好呢?我们实在看不出来。(掌声)

正方二辩:我要请问对方二辩,《星球大战》的续集到今大为止在美国一地的收入已经超过10亿美元,这样的续集要不要拍呢?

反方二辩:对方辩友可别忘记了这部续集在影评上来说可是不太好的呀,有评论说过卡斯鲁卡斯先生由于已经二十几年没有执导了,因此在这部续集上的手法都有点生锈了,对方辩友可不要去看票房,今天我们讨论的是成功的影视作品,如果只有票房好而在影评的部分大受挞伐的话,那其实也不能算作是一部成功的影视作品哪!(掌 声)

正方二辩:我想请问对方三辩,影视艺术的形式到今天是多多益善呢,还是越少越好呢?

反方三辩:对方辩友,影视艺术我们希望它越来越精彩,而不是希 望它原地踏步,而今天凡是续集在内容上、在风格上都必须承袭前集的巢臼,难道你们希望小燕子就是小燕子,小燕子永远就不能演其他角色吗?因此我们要告诉各位的是,艺术要新,要不断地创新,而不能原地踏步。不断地拍续集,只是永远在巢臼当中打转,而不会另有新意。谢谢大家!(掌声) 主 席:好,下面要进入盘问小结,还是首先有请反方的二辩邱靖贻同学发言,时间是1分30秒。

反方二辩:在场各位,大家好!对方辩友说的没错,的确很多成功的影视作品都留给大家无穷的好奇心。但是我们发现,艺术的可贵就在于它能够让观众永远地好奇呀。例如金庸先生的《雪山飞狐》,狐匪最后的那一刀到底有没有砍下去呢?我当然好奇,但是这时候如果有人告诉我说没关系,我拍给你看,他的那一刀的确砍下去了,而且把他大卸八块,这时候在场的各位观众你们会觉得心里舒但了吗?而我们发现的是,这个好奇心是永远要保持在那儿的,永远让我们去余味无穷,永远地去探索追怀,而 不是像对方辩友告诉我们的一切故事都说尽了这才叫好哇?况且我们又发现了另外一件事,对方辩友告诉我们其实续集的拍摄是因为大家想要看,但是我们从历史上的例子来看,其实许多许多的续集都是一集拍得比一集还要差,例如《异形》第四集《生死时速》等等的续集都是票房一集不如一集,而且在影评上被大家评为最烂的电影。我方不解的是,为什么正方同学要大大地鼓励
去拍这么烂的影视作品的续集给大家观赏呢?我方也实在不了解对方一点都不关心在场各位观众的权利,因此我方认为续集实在没有必要拍摄。谢谢!(掌声)
主 席:感谢邱靖贻同学!下面有请正方二辩唐海燕同学进行盘问小结,时间也是1分30秒。

正方二辩:刚才对方辩友对我提出的三个问题的回答不幸都有些问题。对方一辩对续集的起源可谓是知之甚少,所以只好绕来绕去,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实际上追本溯源,在古希腊一年一度的戏剧盛会酒神节上,俄狄浦斯王和奥辽斯洛的续集陆续推出,早已成为人类艺术中始终的璀璨经典。对方二辩的回答更是让人觉得不知所云,在影视早已产业化的今天,如果我们的影视投资者都愿意让10亿美元的收入随风而逝的话,那可真是一个不真实的谎言,更何况《星球大战》的续集还不断宣扬正义和勇气有着良好的社会意义,我们难道不应该拍吗?对方三辩的口答完全对续集发生了误解,认为续集就不可能推陈出新,在社会生活日益多元化的今天,影视艺术的形式当然是多多益善,就像我前面所说的那样,续集和正集一同走过了从前,现在又在共同为未来而打拼。对方辩友,你们为什么要固执已见,不能对它“每天爱你多一些”呢?谢谢!(掌声)
主 席:感谢唐海燕同学!下面要进入的是自由人的对话阶段,在对话阶段双方自由人各有时间两分钟,但是每一次的发言不得超过30秒。首先有请正方的自由人吴淳同学发言。

正自由人:刚才一位观众传给我一张纸条,上面说《雪山飞狐》播出过了,但我们还想看它的续集。亘古不变的一条原则就是艺术是为欣赏并关照它的观众而服务的,必须以观众为依归。对观众所喜闻乐见的影视作品,你们为什么狠心说不该拍续集呢?(掌声)

反自由人:对方辩友说得真是好,如果对观众有利,那我们当然该拍。但是我方再三地论述,拍续集对观众绝对没有利,对方辩友对于这样艺术的局限空间怎么解释呢?正自由人:对方这样地揣摩观众心理,让我不得不同意一位来自台湾的先生说过的一段话,不是每个人都懂得“珍惜”的含义,大多的人喜欢把一切事物都分切后而告以落幕,然而有多少事物是无法落幕的啊,它给人们带来多少盼望,多少心思,多少关注,即使在落幕之后也无法停下呀,这难道不是影视作品拍续集最好的观众心理基础吗?(掌声) 反自由人:对方辩友你又在逃避我的问题,我想请问对方辩友的是,如果第一集我安排了《泰但尼克号》的杰克沉人海底,第二集的续集势必会受到局限,你方又怎么解释?

正自由人:续集不是一艘船的沉沉浮浮,人生的沉浮才是续集的永恒不变的主题。(掌声)我们看到,艺术的发展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为观众服务这一主题,只要观众渴望乡音,祁连山就会有回声,只要观众想过把瘾,银幕上就不会留下未下 完的棋,只要观众喜欢,大街小巷就爱吃麻辣烫,就不会有爱情遗忘的角落,只要观众相信明天会更好,万里长 城就会永不倒!

反自由人 :对方辩友,说的不错!观众,观众,对方辩友口口声声是观众,但是请你告诉我,拍了那么多差的续集,那么多不好的续集,究竟把观众的权益置于何处呢?

正自由人:观众是我们的上帝,只要观众需求,只要观众需要看心情没完没了,我们就和它不见不散,您是要回答说一声离了 婚就别再来看我吗?(掌声)

反自由人:对方辩友试图在混淆大家的视听,我们想再请问在场各位的是,如果各个续集都拍得很差,如同历史上的《异形》第四集《偏幅侠》第四集,这些影响观众权益的事情为什么您方还要鼓励它去做啊! 正自由人:对方刚才说了《异形》第四集,可是她忘了《异形》第二集也是《异形》第一集的续集呀!那可是举世闻名的续集 呀!(掌声)

反自由人:就是因为你方的鼓励才有了《异形》第四集这么大的烂片出现哪!(掌声)

正自由人:这能说是烂片出现吗?按对方逻辑来说,莎士比亚在写了《亨利四世》这个历史剧以后就被剥夺了终身不能写亨利五世、六世的续集了?(掌声)

反自由人:对方辩友的逻辑有一点点不大对,亨利四世、五世当然不是续集,就如同康熙、雍正、乾隆当然不是续集一样的道理,(掌声)再请对方辩友确实地回答大家吧! (热烈的掌声)

正自由人:对方同学说到它们不是续集,那是什么呢?

反自由人:对方辩友,就正同您方的一辩跟我方的一辩怎么能算是续集是一样的道理,请你明确地回答大家,你把观众的 权益放在哪里?

正自由人:放在首位呀!我们已经说过了,续集,刚才你方已经说到成功影视作品应该有所延续,你只不过是为不要拍续集找理由而已,(时间到)其实是貌合神离地证明我方的观点。谢谢!(掌声)

反自由人:如果今天续集能够确实地顾忌到观众的权益的话,我们也认为应该拍,但是我方再次强调续集做不到。为什 么?因为艺术上的局限,因为角色上的局限,因为剧情上的局限,这些原因告诉了大率续集拍得很差,如果今天有一部很烂的电影,如果今天我们想要利用第一集的余威、第一集的元气去欺骗各位,让你们观赏这部电影,你们会觉得快乐吗?你们会得到满足吗?谢谢大家!(掌声)

主 席:自由人精彩的对话为下面的自由辩论拉开了帷幕。在自由辩论阶段双方各有累计时间4分钟。首先有请正方提问。

正方三辩:我要请问对方辩友一个问题,是续集的成功率高呢,还是一般影视作品的成功率高? 反方一辩:当然是一般作品的成功率高呷!续集的巢 臼那么多,它的包袱那么多,在那么多包袱的状况下,它要拍得成功可就难啦!其实我们可以数出来烂的续集历历在目,今天的《生死时速》第二集,《蝙幅侠》第四集,《倩女幽魂》第三集,甚至有的影评说人们进入影院就像是恍如隔世一样,发现世界上怎么有这么烂的影片呢?而这种时候我们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拍续集。

正方一辩:对方辩友搞错了,事实上是什么呢?成功影片的续集成功率远远比一般影片的成功率要高哇!据1999年8月1O日《华盛顿邮报》的全国统计,在有史以来最受观众欢迎的186部影片中续集的成功率高达60%,而一般的影视作品的成功率却不到20%,而且现在续集的成功率还在不断地上升啊!(掌声)

反方二辩:对方辩友搞错了吧?我们想提出一个证据,100部卖座的电影里头只有不到5部是续集,对方提出的证据从哪来呀!(掌声)

正方二辩:我方已经告诉过你这是《华盛顿邮报》的统计数据嘛,对方怎么还是没有听见呢?我想请问对方辩友,从《公民 凯恩》、《飘》到《阿甘正传》,哪部电影不能拍续集呢?
反方三辩:对方辩友,如果没有好的导演、好的演员,不拍续集它会更好,为什么?因为它没有包袱,没有巢臼。反过来请问你,你们到底是怎样界定未成功的影视作品?我们认为,成功一定是要叫好而且叫座。请问,您方是怎样界定成功的影视作品的?(掌声)

正方三辩:成功的影视作品当然是要以观众为依归。刚才我方一辩还忘了告诉你,在美国有史以来最受观众欢迎的前10部影片中,有3部已经拍了续集,有3部本身就是续集,至于剩下的4部嘛,我相信他们在看完今天我们的辩论赛之后一定会考虑拍续集的。(掌声)

反方一辩:对方辩友对成功的电影有定义上的偏见,如果说只是以观众为依归的话,那么香港最受欢迎的是什么?是三级片。难道说这些片于部很成功吗?(掌声) 正方一辩:对方辩友,今天我们讨论的是成功的影视作品哪,你说的这三级片是成功的影视作品吗?我想请问对方辩友,你总说续集拍得不好的很多很多,到底这个很多是多少呢?你能不能举出一个数据出来呢?(掌声)

反方三辩:对方辩友说得好!有1O部前1O名的影视作品拍了续集,对方辩友,但这些续集有没有进入前1O名呢?(掌 声)

正方二辩:我方不是告诉你它进入了前10名,对方怎么又没有听懂啊?(掌声)

反方二辩:对方辩友,如果说成功的电影不在于叫好的话,那对方辩友为什么说只要大家爱看就应该拍,如果是这样,影 史上就到处充斥着三级片呀?

正方一辩:艺术与观众绝对不是割裂的,从《阿甘正传》《飘》到《公民凯恩》,请问哪一部影视作品不是艺术价值与商业价 值的统一呢?(掌声)

反方一辩:说得好!艺术跟票房是不可以割裂的,所以我想问对方辩友的是,在奥斯卡奖从1929年开始颁发之后,有几部 续集得过最佳影片?(掌声)

正方三辩:票房正是观众需求的反映。我请问对方同学,难道我们不要拍观众喜闻乐见的影片吗?

反方二辩:对方一会儿说叫座,一会儿又说叫好,我方实在不了解你方的标准在哪几啊!

正方一辩:对方辩友,说了半天只说了叫好没有说叫座。我第二次请问对方辩友,您能够举出一个数据、一个统计方法出来吗?(掌声) 反方一辩:我们刚才已经说过了,全世界前100部卖座电影只有5部是续集电影。对方辩友你方的立场到底是什么?你的立场不断地跳动,我希望你方赶快界定你们的立场啊!

正方二辩:前1O部片子当中都有6部了,你们的数据从何而来呀?(掌声)

反方三辩:对方辩友,我想要告诉各位的是,今天即使某些少数的续集,少数的凤毛鳞角,有一点可能可以成功,但请大家不要忘记的是,这些续集,如果它不以续集的名声出现,有没有可能脱离案臼,拍得更好,票房更进步呢?

正方三辩:艺术的想像力是无穷的。对方同学刚才爱谈《泰但尼克号》,我们就来看《泰但尼克号》吧。对方同学,派拉蒙公司到了明年就会告诉大家一个关于《泰但尼克号》的秘密:杰克并没有死,他将会同露丝相约在北非,上演一部21世纪的《卡萨布兰卡》。(掌声)

反方二辩:在场的各位观众,那你们当初白哭的眼泪到哪儿去了,白花了7O块钱人民币到哪儿去了呢?

正方一辩:拍了续集就算白哭了吗?对方辩友,这点简单的逻辑还没有搞清楚啊?

反方三辩:对方辩友,观众之所以会为《泰但尼克号》掉泪是因为生离死别的爱情故事,如果到了第二集,杰克居然复活了,因为他是游泳高手,不怕冰冷,请问这个时候,你曾经流过的泪水,你曾经哭过的生离死别岂不变成了一场儿戏!(掌声)

正方二辩:那我又不明白了,观众花了7O块钱原来就是想去看爱情悲剧,去流眼泪啦?

反方一辩:当然是这样!就像我们看到的是对方辩友对续集的定义是怪怪的。金庸先生的著作那么多,哪一部跟哪一部是续集呢?如果说人物相关就是续集的话,那么《书剑恩仇录》跟《鹿鼎记》之间岂不也是续集的关系啦?(掌声)

正方三辩:你们说它不是续集就不是续集了吗?恐怕金庸先生也不会答应的。(掌声)

反方二辩:但是金庸先生自己都说它们不是续集,你方还在说什么呢?

正方一辩:谈了这么多电影,我们再来看看电视吧。请问对方辩友,在中国大陆有一部可以与《还珠格格》相媲美的电视片,它叫什么?

反方三辩:对方辩友,我方不是大陆,我方当然不知道,但我方知道的是《还珠格格》的第二集就有为续集而续集的嫌疑,因为它的主题不再像第一集那么明显,因为小燕子开始可爱,而后来却是为可爱而可爱,对方辩友,续集可是越来越差啊!(掌声)

正方二辩:对方不知道,就让我来告诉你。它就是报道女足世界杯比赛的专题节目《铿锵玫瑰》,这样关于女足报道的续集我们不该拍呜?

反方一辩:我只知道的是,大陆有一部电视剧叫做《上海一家人》,它也拍了续集,可是没人看哪!

正方三辩:让我来告诉你,女足姑娘明年就将征战澳洲,而我们中央电视台将继续转播这场节目,到那时我相信情节会稍有不同那就是中国女足的姑娘们会该出脚时就出脚,击败所有的对手,登上冠军的宝座。(掌声)

反方二辩:我方很好奇,对方辩友总是说观众、观众,但是失败的续集又么多,观众难道都应该去看一样的续集,一样的 片子吗?

正方一辩:对方还是没有告诉我们失败的续集到底有多少,恰恰是 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他们今天的理论建立的都是闭门 造车,没有一个数据作为根据呀!(掌声)

反方三辩:对方辩友,续集本来就不多,可是我方看到的都是失败的续集。(时间到)
正方二辩:续集就不多嘛,早在电影发端之初,天才的电影大师别林就利用夏尔洛这个流浪汗的形象,一会儿去从军, 一会儿去拉小提琴,在各续集当中惟妙惟肖地展示了 (时间到)那个《摩登时代》里斑驳陆离的《城市之光》。掌声)

主 席:好,果然精彩!感谢双方辩手!下面要进入的是自由人的发言时间,根据刚才自由人第一次发言时间的时间运用,现在自由人在最后的发言时间还分别有1分钟和24秒。首先有请正方的自由人吴淳同学发言。

正自由人:谢谢!我们拍续集没有包袱,因为一位姓毛的伟人曾经说过,放下包袱,开动机器。(掌声)我们为杰克的泪没 有白流,而且我们对《泰但尼克号》的续集拭目以待,因为我们相信,笑比哭好!没有希望无所谓失望,刚才对方同学对续集的失望不是正反映了你们对续集的希望吗?(掌声)

主 席:请反方自由人唐羚同学发言。

反自由人:辩论,辩论,辩的就要是理论。大家好!对方辩友连理论基础都没告诉大家怎么辩论呢?对方辩友从头至尾不告诉大家成功的定义究竟是什么,一直在回避,对方辩友也不告诉大家他们要怎么满足观众,从头到尾都要回避,没有理论基础,怎么算是辩论呢?我们再来看一下,我方诚诚实实地告诉大家,为什么不能满足观众,为什么拍不成好的续集,对方辩友从头到尾不反驳,也不攻击,也不跟我们 做交锋,对方辩友能算什么辩论呢?再来让我们想一下,观众好奇就应该一定要去满足,满足不成的话怎么办呢?我们都很好奇蒙娜丽莎她在笑什么,为什么她似笑非笑,如果今天一个拙劣的画家告蒙娜丽莎续集,他是不是在看喜剧电影而哄堂大笑,如果这样下去,在座的各位能够接受吗?我们相信,我方不能,在座的各位不能,我们也希望对方辩友勇敢的告诉大家,你们也不能接受。谢谢! 主 席:总结陈词时间进行最后一驳。首先有请反方三辩同学发言。

反方三辩:观众权益,观众权益,如果今天有人告诉你导演拍续集只是希望利用你对前一集成功作品的好印象的信赖,然后为拍续集而续集骗取你的血汗钱你可以接受吗,各位好!续集,顾名思义就是延续前一集所拍摄的影视作品,换句话说赋是内容上,风格上、剧情上都一定会受 孕前一集的束缚与巢臼。举例来说,如果在第一集当中,男主角是个遗腹子,你的续集要如何刻画出他曾有的父爱啊?相反的,如果在第一集中男主角四肢残缺,那么集你就只能够描写他身体残缺之后的心动历程,你要如何创新啊?如果今天I正如对方辩友所说世界上真有这么多好导演,真有这么多好剧本,真有这么多好故事,那为什么一定要承受这么多的续集巢臼呢?如果它跳出来重新发挥他们的长处,不是会更好吗?这也元怪乎我方一再告诉各位的是历史上几乎没有好续集,就如我方用《纽约时报》的例子告诉大家的在前100部卖座电影当中几乎不到5部是好作品,失败者更不计其数。而当我们发现今天1O部片于有9部半是烂续集的时候,我们还应不应该像对方辩友一样不断地鼓励他们盲目地跳火坑?当然不应该。就像是如果一个人他讲十句话,却错了九句话,这就比如我们今天在这条“船上”搞辩论,他却说成了在“床上”比赛,各位,你能够放心让这种人当你的辩手吗?换句话说,我方想要告诉各位的是,今天如果失败比率太高,有些时候去继续拍摄是危险的,是耗成本的。在1991年大导演詹姆士·科麦隆曾经拍过一部电影叫《终结者》第二集,但是完全没有为他赢得任何一部导演奖项,因为它是续集,到1997年他仍然执迷不悟,拍了《异形》第四集,结果不但票房乏人问津,而且艺术形象更是糟到极点,到1998年他终于幡然悔悟,跳出所有续集巢臼,拍了大家所胎炙人口的《泰但尼克号》,如果就像对方辩友一样不断地鼓励下去拍摄续集,那么《异形》就会看到50集,《终结者》会看到8O集,但是你我永远看不到《泰坦尼克号》。(掌声)历史的铁证一再告诉我们,失败的例子历历在目,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对方辩友,你怎么可以告诉我们应该拍摄续集呢?除非你是为了奸商辩护,为了钱,艺术的威严才可以任意践踏!谢谢大家!(掌声)

主 席:请正方三辩刘向民同做最后的陈词。

正方三辩:刚才对方辩友才是既没有给我们一个关于续集的概念立论。相反,我方已经从影视作品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两个角度对艺术规律和经济规律进行了观照,论证了成功的影视作品应该拍续集,对方辩友虽然口若悬河,但是在论述上却存在着几个基本的错误。第一,对方在逻辑上混淆了因然和释然的关系,其实,对方辩友所谈的续集,拍得多还是少,拍得成功还是不成功,拍了还是没有拍,在形式逻辑上都丝毫不能构成对我方立场的攻击。

第二,在方法上,对方辩友空洞的理论假设和简单的个案罗列,都没有科学的理论和统计实证分析,这样的论证怎么能让我们信服呢?第三,对方辩友以偏概全,既无视许多成功的影视作品拍了续集,更没有认识到在总体上成功影视作品续集的成功率大大高于一般影视作品的成功率这样一个事实。第四,对方辩友说来说去试图告诉我们,许许多多影视工作者在续集创作中做出的艺术探索,付出的精心劳动都是多此一举,而广大观众对续集的喜闻乐见都是有失品位,这显然是有失公允的啊!车尔尼雪夫斯基早就说过,美是生活,生活实践本身的延续性正是续集这艺术形式赖以存在的美学依据,与此同时,为成功的影视作品拍续集更是确立了以观众为依归的影视作品正确的价值取向。今天,我们和对方辩友在这里探讨这一命题,不但是要讨论续集这个艺术形式本身,更是要对步履维艰的民族影视业应该何去何从进行严肃的思考。众所周知,中国并不缺乏才华横溢的影视艺术家,但是经营管理的相对滞后,却使得民族影视业常常是不得不面对春风不渡票房无岸,金鸡不立百花残的局面。拍续集成系列正是当今影视强国上规模出效益的重要诀窍,致力于奋起直追,铸造辉煌的民族影视业,又岂肯让这一有效机制成为西方片商手中的独门暗器呢?我们坚信,只要秉承成功影视作品应该拍续集所引发出来的产业规模经营和资源优化配制的理念,民族影视业的玫瑰未来就一定不是梦。在影视作品百问争流的今天,就让我们大胆展望影视续集推正集,一集更比一集强!谢谢!(掌声)

主席:感谢刘向民同学!本场辩论赛果然精彩,似乎让我们看到了前几届成功的辩论赛场那些成功辩手的身影。正像我们这次辩论会主题歌歌词的作者高峰先生所说的那样,一生几席话,身后有一天,我们也希望本届辩论会能给今后的辩手们提供超越的身影,也留下可堪回味的快人快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