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国辩】专才比通才更吃得开/通才比专才更吃得开(世新大学VS香港科技大学)

 

正方: 专才比通才更吃得开                 世新大学

反方: 通才比专才更吃得开                 香港科技大学(胜)

正方:                                                                                  反方:

一辩:杜怡婷 口语传播学系一年级                             一辩:李佳阳 化学系一年级

二辩:吴子申 法律系二年级                                         二辩:孙越  计算机科学系一年级

三辩:黄执中 口语传播学系四年级                             三辩:黄硕   电子工程系三年级

四辩:廖千慧 广播电视电影学系二年级                      四辩:安南   电子工程系二年级

一、立论陈词

(一)正方立论陈词—-杜怡婷(时间:3分钟)

专才是不是比通才更吃得开呢?这是在讨论人才的本质比较的问题。

“吃得开”在国语词典里面的意思是“受欢迎”,也就是“吃香”的意思。

因此,今天我们双方要讨论的是:两种人才发展策略,专才与通才哪一个更能够帮助我们得到更多更好的机会,以求社会当中的一席之地,

首先,让我来为专才以及通才下个定义吧:

我们认为,无论是任何领域中的知识与技能,都会因为它的难易程度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等级。

一个人,如果受过基础教育以及与传媒经常接触的话,他对各个领域都具备了基本的知识,但是这个知识可不能帮助他成为一个通才或者一个专才。

举个例子来说:我知道地球是圆的,我也知道我站的地方是新加坡,不过,比起那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通才,我还差得远;比起那些科学家或者地理学家,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专才与通才的差别就在于:中级以及高级的知识。

我们认为:专才是社会分工的一个项目之中,他具有高级的知识与技能;通才则是在许多的项目当中拥有中级的知识与技能。

我们也可以这样说:专才是往深度的方向发展,通才是往广度的方向发展;

专才能以他有限的才智以及精力在一门功夫上达到高级的程度;但是通才总是把他的精力分配到不同的领域,希望在多门功夫中达到中级的程度。

双方的比较必须先撇开两种人:第一种人是想通也通不了,想专也专不了的庸才;另外一种人则是在多个领域当中,都可以达到高级程度的天才;这二者都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重点。

专才为什么比通才更具有竞争力呢?

因为现在是一个高度专业分工的社会,正所谓“术业有专攻,行行出状元”,在古代的时候,一个老师会教所有的科目,现在至于国小的老师会这么做;以前所有的考试,学生科目都相同,现在每一个研究所所考得都不一样;由于吸引人的项目经常是“僧多粥少”“多个萝卜抢一个坑”,因此,谁最具有这项工作所要的能力,谁最专业,谁就最容易出类拔萃,从而取得这份工作。

因此,我要向现场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说:趁你还年轻的时候,多做一些努力,把一门学问学到高级吧。因为这是一个专才比通才更吃香的社会。谢谢!

正方陈词概括如下:

1、概念:

(1)人对各领域的知识技能的掌握程度有三个等级:初级、中级、高级

专才:在社会分工的一个项目之中具有高级的知识与技能的人

通才:在社会分工的许多项目当中拥有中级的知识与技能的人

(2)吃得开:

A、“受欢迎”,也就是“吃香”的意思

B、在本辩题中,比喻在社会中能够得到更多更好的机会,以求一席之地

2、比较标准:专才与通才哪一个更能够帮助我们得到更多更好的机会,以求社会当中的一席之地。

3、为什么专才更能吃得开?(为什么在项目之中具有高级的知识与技能、注重深度发展的人能够在社会上能够得到更多更好的机会以获得一席之地呢?)

原因如下:

(1)现实层面的“社会需求说”:社会的高度专业分工要求工作者必须具备高级水平的知识技能,单科高级的专才显然比多科中级的通才更能胜任社会的需求。

(2)价值层面的“个人精力说”:每个人的人生是短暂的,精力是有限,把有限的精力集中投入到一个项目中,才有可能达到知识技能方面的高级水平;而分散在不同的项目中,则难以达到高级,只能达到中级。

4、一条防线:庸才(什么也学不会)、天才(什么都学得会)不是今天的讨论范围。

(二)反方立论陈词—-李佳阳(时间:3分钟)

大家好,其实通才与专才早已经是个老话题了,无论是通才还是专才,他们都是社会所需要的人才,而不同之处在于何处呢?

在于专才在某一特定的领域里面能做的更为精深,有更为精深的学识和技能;而通才呢,则在两个以上的区域里面有着精深和较为足够的知识和技能。

而我们说一个通才的核心竞争力就来自于:他对各领域重点的掌握、融会贯通的能力以及一定的人文科学素养。

提醒大家:

通才可绝不是几项技能的简单叠加,所谓“万金油”绝不是通才;

而“吃得开”也绝不是“有的吃”,它应该指的是具有较高社会地位和受人尊敬的成就。

因此比较“谁更能吃得开”就要看清楚:谁更能得到社会的认同,谁更有发展的空间。

首先,由于第三产业的发展,社会急需大量拥有人文素养、社会经验、兼通多项领域知识的通才。中美等国最新职业统计纷纷显示:计量经济师、营销策划、公关管理、物流从业人员等需要通才的职业才是最受欢迎的;同样,随着大中华地区先后加入世贸,全球化的趋势愈演愈烈,亚洲地区更急需大量通晓各行业、各地区文化、懂得协调整合的国际商贸通才。

其次,在今天的各行业中,中高层职位也越来越需要通才,这些职位需要协调管理和策划工作,因为他们必须熟悉跟业务相关的各领域知识。虽然专才在企业中也能得到不错的待遇,但他们如果想再上一层楼,就必须要兼通管理和统筹,比如:软件开发的项目负责人,不但要掌握技术细节,更要兼通人力管理、资源调配以及系统工程等知识。

最后,在今天社会科技发展的趋势下,多学科交叉融合是创新的突破点。诺贝尔的334项成果中,半数是多学科交叉融合取得的,例如DNA分子双螺旋结构的发现,就是物理学、化学以及生物学的交叉结果,达到这种突破,更需要一个能够兼通多门学科的通才。

综上所述,通才比专才更适合社会与变化的趋势(铃声),因此通才比专才更适合发展,谢谢。

反方陈词概括如下:

1、概念:

(1)专才:在某一特定的领域里面能做的更为精深,有更为精深的学识和技能

(2)通才:在两个以上的区域里面有着精深和较为足够的知识和技能,并且与专才相比,通才有着专才无法比拟的核心竞争力:精深掌握了两个各领域重点知识技能、不同领域之间融会贯通的能力、一定的人文科学素养。

(4)吃得开:具有较高社会地位和受人尊敬的成就

2、比较标准:专才和通才,谁更能得到社会的认同,谁更有发展的空间

3、为什么通才就吃得开呢?(为什么通才就更能得到社会的认同,更有发展的空间呢?)

因为无论是在职场的就业、升职,还是学科研究方面的创新突破,通才都更能得到认同和发展空间:

(1)就业:当今社会社会急需大量拥有人文素养、社会经验、兼通多项领域知识的通才

(2)升职:各行业中,中高层职位也越来越需要通才

(3)学科研究:多学科交叉融合是创新的突破点

4、一条防线:吃得开不等于有的吃(不然,无法比较二者谁更吃得开),通才不是简单的几种专业的叠加(知识技能、融会贯通、人文素养一个也不能少)

双方的立论陈词结束后,不妨把二者的立论做一个简单比较:

1、什么是专才?什么又是通才?

正反双方不约而同地对“专才”和“通才”的概念进行了解释:

正方:依据“知识等级论”,提出“专才”是少而精高级知识人才,“通才”属于多而杂中级知识人才。

反方:依据“精深综合论”,得出专才只是是单项知识技能掌握更为精深,但通才则是具备精深和较为足够地掌握了两个各领域重点知识技能、不同领域之间融会贯通的能力一定的人文科学素养的综合型人才,显然后者更为出色。

尽管双方都根据一定标准,对双方概念进行了定义,但是相比之下,却能看出来二者的差距:

乍一看,正方的“知识等级论”把知识掌握程度进行了初级、中级、高级的具体分类,似乎是更为具体和细致,但真以此来衡量现实中人与人的知识技能水平高低,使用起来有些难度,一个人对专业技能掌握到程度是初级、中级、高级以什么标准来衡量呢:是工作单位,还是获得薪金?是技能证书,还是获得奖项?是职位高低,还是学历高低呢?还是毕业学校的档次,还是导师的水平?要想找到一个能够衡量个人专业技能水平高低的精确标准不是一件容易事,与社会现实之间的衔接就有些不够直接明了,用于现实案例的解析相对困难。

相比之下,反方的概念处理就更为讨巧,用“更为精深”和“精深以及较为足够”两个词对“专业”和“通才”对知识技能的掌握程度进行了抽象的区分,一方面借此弱化专才在单门专业知识方面的优势、强化通才在单科专业知识方面的水平,同时也回避知识掌握程度衡量标准的论证义务,另一方面引入了“融会贯通的素质和社会科学素养”,这就使本方的概念更加容易和“社会需求”的现实的衡量标准相衔接,在现实案例解释方面使用起来更为便利。

相比之下,反方的概念优势更为明显。

2、“吃得开”及其衡量标准:

正方:比喻在社会中能够得到更多更好的机会,以求一席之地

反方:谁更能得到社会的认同,谁更有发展的空间

双方对“吃得开”及其衡量标准都选择了“社会需求”的角度

3、为什么专才OR通才更能吃得开?

正方:

现实层面的“社会需求说”:社会的高度专业分工要求工作者必须具备高级水平的知识技能,单科高级的专才显然比多科中级的通才更能胜任社会的需求。

价值层面的“个人精力说”:每个人的人生是短暂的,精力是有限,把有限的精力集中投入到一个项目中,才有可能达到知识技能方面的高级水平;而分散在不同的项目中,则难以达到高级,只能达到中级。

反方:

就业:当今社会社会急需大量拥有人文素养、社会经验、兼通多项领域知识的通才

升职:各行业中,中高层职位也越来越需要通才

学科研究:多学科交叉融合是创新的突破点

正方:以“知识等级制”为基础,对“专才”(高级人才)和通才(中级人才)进行定性,然后结合社会的高度分工背景,进一步得出专才(在单一项目掌握较深的高级人才)更符合社会需求的现实判断,再进一步提出人的精力有限应该集中精力把一门手艺学精的价值提倡。

可以简单概括为以下三点:知识等级论、社会分工论、精力有限论

反方:以“精深综合论”为基础,对“通才”(综合素质高)和“专才”(综合素质低)进行定性,然后结合社会职场和学术发展的现实资料,提出通才是社会最需要的人才。

可以概括为以下两点:精深综合、社会需求论

通过比较我们不难发现,尽管正反双方都选择了以“社会需求”的现实标准来衡量专才通才谁更吃香,但是在“专通才”的概念和“社会对人才需求的现实情况”的标准之间的衔接度来看,截然不同:

反方通过“精深以及较为足够”强化通才的单科专业水平,并借此弱化专才的优势,同时引入“融会贯通和人文素养”的综合素质,使通才的概念不仅易于理解,而且和“社会需求”的衡量标准衔接更加紧密,更容易用来解释社会现实中的具体案例,为随后的三大现实战场的进攻(就业、升职、学科研究)提供了最好的概念前提,这就使反方的进攻火力有了牢固的阵地。

相比之下,正方尽管引入了“知识等级论”来定义专才和通才,但笔者前面分析过,这个看似具体的分级有些说理性过强、用于衔接社会现实情况和解释现实案例却有些困难(此前有过分析,不做赘述),相同的衡量标准(社会需求)下,正方“社会分工”缺少了一个浅显易懂的概念基础,这就使“知识技能的初级、中级、高级”和“社会高度分工”二者的衔接从理论上来看似乎说得通,但是一旦落实到社会现实中的具体事例方面,则显得不如反方做的简明具体,这就使正方在具体事例上缺乏坚实的概念保护。

尽管正方的“知识等级论”的概念和“社会需求”的衡量标准衔接起来有些难度,但是却和“精力有限论”的价值提倡衔接顺畅之极:全力以赴投入一个专业认真学习,从而获得高级的知识技能;分散精力投入多个专业学习,也只能获得中级的知识技能,难以求精。

所以,反方以“精深综合论”为本方的通才划定了具体的外延范围,以此为基地在社会现实的职场上准备了猛烈的火力。

正方因为概念设定的问题,尽管在社会现实的战场上不如反方做的厚重,但是也并非无话可说,毕竟现实职场中对专才的需求也不少,如果能够利用好“精力有限论”的价值路线,也未必不能克敌制胜。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一下双方是如何交锋的。

二、论证辩驳阶段

(一)正方论证辩驳阶段——吴子申(时间:三分钟)

各位同学、大家好,对方辩友今天跟我们来谈的是“吃得开”,讲的是社会上的竞争。

我们就来看看社会上的竞争,以这个摄影棚为例,坐在后排的观众朋友,你们可以回头看一下,中间有个方方的位置,那地方叫音控室,昨晚上我们请教值班的音控大哥,那位大哥19岁入行做到现在53岁,一开始的时候他只可以控6个音,音控盘上有上百个按钮由他来控制,他每多学会一个音,对声音和节奏的掌握就要多细腻一分,难不难?难!这是什么?这是专业!所以,那位大哥告诉我们,虽然他已经学了五年,就可以独立作业,可是他为什么不花时间去学做灯光呢?因为他说:“经验差很多、专业差很多。”我们再看看前面这位控制长臂摄影机的大哥,相信大家对他印象深刻,我们昨天也请教他,他告诉我们:同样是摄像机,长臂摄像机和平推摄像机的操作技巧是大不相同的。摄影大哥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也是专业。所以,我们想想看,如果我们请教这位大哥:您愿不愿意拨一半时间去学习一下主持人的仪态谈吐,好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呢?相信他的答案是否定的。为什么?因为主持人的主持专业可不是一般人用一半的时间和经验的投入就可以追的上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美丽的主席可是来自于咱们世新大学姐妹校北京广播学院艺术主持播音系,她可是专业中的专业啊(掌声)。所以大家不要小看这个社会,光是这个小小的摄影棚中,每一个东西都是细腻的专业分工。

对方辩友最后又讲到,在这个社会里我们需要很多东西的整合能力,比如说经贸人才、需要协调的人才、需要懂很多的人才来做协调统筹的能力。好,再回到这个摄影棚,我们来看看这个导播好了,导播也是作为协调整合能力,可是难道他摄影懂一点、灯光懂一点、主持懂一点、控音懂一点吗?不是!他有他的专业能力的,那个协调统筹能力本身就是一个专业能力。所以说在台湾七个EMBA的执行长都讲:在EMBA学的是什么,作为一个专业的CEO人,学的就是管理专才的能力,这是另外一种专业能力,专得不得了,所以我们不认为这是一种通才。

专才如我们所说的:他是在一个领域上面掌握所谓的高级知识,而通才他虽然没有办法在一个领域上掌握高级的知识,可是幸好他在多个领域上掌握中级的知识。那当然对方辩友。。(时间到)

1、驴头之上按马嘴的摄影棚:

以音控师、摄影师、主持人为例,说明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只有专心学习一个专业才有机会掌握高级知识技能,其实这一段例证恰好符合正方“精力有限论”的价值路线,可是这几个例子之后却得出了“社会分工细腻”的结论,这种文不对题的论证就像一个大汉气势汹汹地抡起了拳头,结果打下去的时候却划拳为掌收住力量轻轻摸了一下对方的脸庞,这样的驳论效果实在有限。

2、一专多能论:

这或许是正方之前准备的又一条防线吧:将人才具备的多重能力纳入了专业之中,以此来防御对方将能力纳入通才之中。

笔者认为:

尽管反方将社会需求和通才都做的很具体厚实,但是毕竟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是多样化的,除非能够对全球的职业市场做一个大的数据统计以此来说明专才和通才在各个行当的就业发展情况,否则想证明现实中谁更吃得开并不是一件容易事,这种数据统计对于任何一个社会学家来讲都是一个可怕的工程,因此这注定了正反双方都难以拿出绝对权威的证明数据去说明谁更吃得开。

因此,对于正方而言,完全可以你有你的职场需求,我有我的职场需求,但是不管做哪一行,要想做好就一定要掌握本专业的高级知识才行,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就此拉出“精力有限论”的价值路线,这条价值路线才是正方最有力的杀器。

从正方的第一轮辩驳来看,将“能力”纳入“专才”,这是个可行之策,但由于本方的概念设定问题,一旦落实到具体事例中“具体人物是专才还是通才”的争夺,正方会容易后继乏力,所以,这种“一专多能”做防线尚可,但做进攻则容易后劲不足。

尤其是:本是强力的价值线路却最后被装了一个社会现实的尾巴,强力进攻最终成了枯夫病藤,这不是一个好信号。

(二)反方论证辩驳阶段——孙越(时间:三分钟)

大家好,从对方二辩同学嘴里,我听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词语:“管理专才的专才”,也就是说那台湾的七个EMBA培养的是管理专才的能力,可是我方也调查过,那七位EMBA的校长也曾经明确地说过:“EMBA就是培养通才的”不知对方辩友对此又有何解释呢?

对方辩友提到了比赛的主席,我还记得主席说过的一段话,她说:“做主席真的很累,因为我要不断听导播跟我说什么,我要留心双方同学的对话,我还要看计时牌、看摄像机、要看观众情绪,我一个人要调配这么多东西。”主席的话说的很明显,她需要有多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对方辩友并不能因为主席坐在这么一个位置上,她担着这么一个名誉,她就成了一个主席的专才。

我们要看一个人是专才还是通才,关键要看他具有什么样的知识结构。

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专业,但是每个专业对一个人的要求是不一样的,有的专业要求你是个专才,比如说我是学计算机的,可能对计算机来说,它要求你很专。但是对于像秘书或者管理人员,就要求你具有多方面的能力:你的统筹规划、文书处理,那就不能是一般人的水平了,必须要具备很高的水平才可以。所以,照对方辩友的观点,今天没有一个人是通才了。

有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张朝阳先生是搜狐的CEO,他从斯坦福回来的时候,有很多人掌握着比他更尖端的专利技术,可是他的搜狐成功了,其他人却为什么默默无闻呢?QQ的创始人马化腾先生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拥有更先进技术的人不是没有,可是马化腾先生却拥有着更为出色的管理能力和对市场的嗅觉,所以他成功了。还有阿里巴巴的总裁马云先生,他上大学时学的英语专业,还去中学教过英语,他为什么能取得成功呢?为什么他们在某一个专业领域并不具有特别精深的知识,但他们却都成为了很“吃得开”的人呢?难道是因为他们长得帅吗?当然不是。所以 ,对方辩友,今天你们把整个社会想得太简单了,你们以为一个人只要不断的专、专、专就可以取得成功,可是社会很复杂,社会对每一个行业的人的要求是多样化的,所以。。(时间到)谢谢大家。

1、正本清源:

(1)捍卫“通才”

反方显然也是有备而来,由于反方的概念设定具有优势,这就使反方在现实案例中无论是“能力是否是专业”、“多种能力的组合是专才还是通才”的争论中资料更为丰富。

(2)捍卫“能力”

结合本方概念设定,进一步对专才和通才进行设定,将专才限制为单一能力,将通才扩展为多种能力,进一步将本方的“通才”打造为综合能力资质极高的人才。然后,以计算机和管理人员的区别,进一步对正方的“一专多能”的防线进行挤压(照对方辩友的观点,今天没有一个人是通才了)。

2、大举进攻:

正本清源使反方完成了“专才”、“通才”“能力归属”的前提设定,火力准备已经完成的反方立刻吹响了现实战场进攻的号角。

三、盘问环节:

(一)正方(廖千慧)问反方(李佳阳、孙越):

1、第一阶段:

正方:请问二辩,有个人曾经说过:“现在是知识经济的时代,而我们的社会正需要的是专才。”您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反方:不知道,请您告诉我好吗?

正方:那我给您一个提示吧,他是香港很重要的一个人物,他说这段话已经五年了。请问您想到了吗?

反方: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在台湾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叫余英时,他也曾经说过:“专才教育出来的人,对很多事情了解很少,对很少的事情了解很多。”

正方:对方辩友,刚才那段话是曾萌权先生说的。请问对方辩友,今天的题目中有“吃得开”三个字,请问福建话中“吃得开”的“吃”字要怎么念,您知道吗?

反方:我不知道。但是“吃的开”涵义我方已经告诉大家:谁能够赢得更高的社会地位,谁更能得到大家的尊重。

正方:在福建话中,“假亏”其实就是吃亏的意思,完全跟字面上的意思不一样,但在台湾也有很多香港的朋友和您一样,不懂福建话,但是他们在社会上也得到了很专业的工作、竞争能力也很强,请问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反方:对方辩友需要明白一点,今天我们从来没说过专才吃不开,但是我们讨论的是专才和通才谁更吃得开的问题,这需要进行一定的比较才能得出,并不是单纯举出专才吃得开的例子就可以。

攻辩意味着双方贴身肉搏的开始,正所谓“先发制人,后发人制”,正方本该珍惜这种机会努力给对手施加压力,可惜正方选择了“社会需求”的现实战场,正方尽管有话可说但却并不是他们的优势战场,而且采用的知识问答式进攻更是无聊之极,不仅难以给对手施加压力,反而给了反方阐释本方观点的机会。

2、第二阶段:

正方:好,请问迈克尔-乔丹又会打篮球,又会打棒球,请问他吃得开是因为他的篮球打得好,还是因为他会两样呢?

反方:当然是因为他篮球打得好,不过,您也不必太过功利地看待这个问题,如果有一个人他有一样特别有用的才能,其他几项才能或许显得不那么有用,可是您知不知道什么叫融会贯通,什么叫其他的技能可以帮助更好地完成他的主业才能呢?

正方:请问篮球和棒球为什么不能融会贯通呢,不都是球吗?

反方:是呀,所以我们才说,他即便是篮球打得好,可是也并不妨碍他作为一个通才吃得开啊?(时间到)

在这个阶段中,正方的第一个问题让人眼前一亮,“乔丹”的提问不同于此前的知识问答式提问,这种单刀直入的问题立刻显露出锋利的刀锋,这让反方只能用“融会贯通”来含糊其辞地回答问题,此时的正方完全再向前迈一步:“乔丹的成就是因为他一心一意练好篮球取得的,还是因为他一心两用取得呢?”可惜的是,原本反方的回答就不是很着调,正方则跟着她一起不着调,真所谓没有最不着调只有更不着调啊,这种不着调的追问自然难以给反方继续施加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反方脱身而去。

正方先发制人的机会就这样被无聊的知识问答和不着调的追问浪费掉,实在是可惜。

(二)反方(安南)问正方(杜怡婷、廖千慧)

反方:首先请问一辩,马来西亚的前总理马哈蒂尔以前是一个医生,后来却成了国家的领导人,他是一个专才还是一个通才呢?他又吃不吃得开呢?

正方:对方辩友,他能够进入政治这个场合,是因为他原本的专业造就了他的口才、他的能力、他的思辨能力,所以才进入了这个圈子。

反方:那再请问四辩,刚才你方告诉我们:如果两个专才加在一起也可以成为一个通才。那么一个英语很好的人加一个汉语很好的人,可不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翻译?

正方:对方辩友,如果他的工作是翻译的话,那当然他的汉语英语都要通啊。

反方:香港城市大学校长张信刚是一个典型的生物工程家,但是却对人文学情有独钟,还搞城市沙龙,请您告诉大家,他是专才还是通才?他又吃不吃得开呢?

正方:对方辩友,当外人在介绍这位先生的时候,是以他的主要职衔来介绍他,还是以说他的另一个职衔呢?他一定要说,他是某某专业的。

反方:既然有个专业,对方辩友知道是专才,那么请问四辩,请您告诉大家,哪怕一个通才的例子给大家听一听?

正方:对方辩友,我已经解释过了,在多个领域当中拥有中级知识和技能,就是通才,所以你今天说,我会物理或是又会数学、化学的话,但只是到达了中级的话,那我当然就是通才,谢谢(时间到)

相比正方而言,反方的攻击线路更为简洁明了,从成功人士(管理人士)的案例直接进攻,但每次的提问都是浅尝辄止,而且问题之间缺乏衔接性,这就使反方的进攻呈现出一种“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杂乱,这样的进攻同样难以给正方有效施加压力。

(三)正方(黄执中)问反方(安南、黄硕)

1、第一阶段:

正方:我先请问四辩,在您刚才问过的问题中提到曾经有医生从政,那我请问一下在他一旦从政以后,他是不是闲暇之余也有看看病呢?

反方:对方辩友,您的意思是不是因为他曾经是一个医生,在从政之后,因为不再是一个医生,所以也变成了一个专才,因此就算我精通两门:医学、政治,那么您依然认为,因为我是个政治家,所以我不会是医生了,成为政治学的专才了。这样的想法,显然不能被我方认同。

正方:我知道您一定不认同,所以我问的是:如果一个医生从政之后,他医学方面的专才还能不能保持那么高深?我想请问您这一点而已。

反方:您想让我们论证的无非就是要我们每时每刻都要跟随那个最尖端的潮流、学习最尖端的知识来保持我们的最高竞争力,这样的东西才叫专才。那么,您告诉大家,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个能够在这样苛刻的条件下依旧维持的专才呢?

正方:对方辩友,我讲了很多,从刚才的音控大哥到,从19岁到53岁不间断那。

在这个阶段中,正方坚持了本方“精力有限论”的价值路线,这一点还是很值得肯定的,但是这条路线的选材事例却有待商榷,正方试图从对方的论据中虎口拔牙,勇气固然可嘉,但时机不对,如果这是反方盘问正方防守的阶段,这种虎口拔牙的表现值得提倡,但事实是:这是正方的盘问时间。

此时的正方如果能够衔接此前队友的“乔丹”的例子,继续从价值方面进行施压,应该可以给反方有效施压。

但是,正方选择的是:从对方的论据取材进攻。笔者认为: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既然对手选择了这个论据,自然不会无话可说,你纵然进攻迅猛,对手在这个论据上也有足够的空间和你闪转腾挪。

尽管正方很努力地想论证清楚“做了总统,精力有限,医术下降”,但是对手自然不会乖乖随君入瓮,反方则充分利用本方论据的空间对事例进行本方论证,并利用本方的概念优势(“精深综合论”更容易用于现实事例)向对手实施反攻。

此时,正方的概念劣势开始显露出来,相比之下“知识分级制”用于现实案例的解释有些困难,这就使正方看似气势汹汹地连续盘问,原本应该是最后的雷霆一击却成了无比绵软的肯定句式自我论证。

2、第二阶段:

正方:换一种方式问您好了,您知道田亮是一个跳水选手,香港的娱乐团体要签下田亮,希望他往唱片业发展,您知不知道这个新闻?

反方:我知道。

正方:那按照您的逻辑,您应该蛮鼓励田亮应该往唱片业发展,让他更有竞争力,更能够吃得开,对不对?

反方:对方辩友是想告诉我们,田亮后来被国家队开除了,可是我们知道体育界的人,他的生命到了30岁之后总会老的会累的,总不能一直让他往下跳的,对不对?于是,中国的李宁他在鞍马上取得了五枚奥运金牌,现在他又做李宁集团的总裁,其生意遍布全球,连法国体操队的队服也是李宁牌的。

正方:对方辩友,我刚才问你的是什么?(时间到)

初期的“虎口夺食”没有达到预先的效果,正方只好换个角度进攻,似乎是试图论证:田亮此前的主要精力是练习跳水,若是投身唱歌事业,与那些专业练习唱歌的歌手相比只怕会有劣势。

此时,正方的攻辩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第一阶段盘问又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此时的正方应该抓紧这剩下的时间让攻击更加简单有效,可是正方依然慢条斯理地跟对手梳理前提,这种绕弯子的问题除了给反方提供更多的空间去闪转腾挪之外,毫无实际效果可言,而最后的那句“对方辩友,我刚才问你的是什么?”,看似绅士风度十足,实际上更像是委屈地撒娇:你怎么这样回答问题呢,你根本就没有按照我的思路去回答嘛。

问题是,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国际大专辩论赛的赛场,是残酷淘汰赛制的竞技赛场,谁规定了对手要迎合你的思路和你的想法呢?

由于反方的第一轮盘问也没有达到太好的攻击效果,这就给了正方又一次先发制人的机会,可惜的是却就这样再次被浪费掉。

《孙子兵法-始计篇》云:“势者,因利而制权也。”(势,就是按照我方建立优势、掌握战争主动权的需要,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相应措施。)第一阶段,选择错误的时机虎口夺食,已经是失误;第二阶段,时间紧迫的情况下,不懂珍惜时间在攻击方式上进行变通,反而依旧慢条斯理,让辛苦得来的机会再次错失,愚蠢之极!

(四)反方(黄硕)问正方(吴子申 黄执中)

反方:请问对方二辩,吴大猷先生说过:“对学生实行专才教育很容易,把他们培养成了不会思考的机器。”请问,您对这句话认同吗?

正方:如果这个所谓的专才教育是不教你思考,只教你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如果是这样情况的话,我们也觉得这样不好。但是,这是专才教育吗?如果说今天没有训练你的思考能力,我不相信,在任意一个学科领域,你有方法得到高级的知识,回到定义上来看,我们不要离得太远,我们认为如果人能够在一个领域当中得到高级知识,这样的人比社会上一般的人更有竞争力。

反方:看来对方辩友对专才的理解比吴先生还厉害。再请问三辩:在香港一个兼通电脑和财经知识的IT财经人才,比一个单纯的电脑人才和财经人才的工资要高三倍,请问这样的人吃不吃得开?您对此现象有何看法呢?

正方:其实啊,如果你看到最近的报道,在今年六月中通社的新闻就是:大陆现在要求的人才标准主要是在转向专才那部分。至于您刚刚提到的通才在大陆现在的人力市场,并不吃香。

反方:好,那我再问您,当今世界的职业调查中有一个非常吃香的东西叫:环境工程师,他需要兼顾工程管理、环境科学和成本调控三大知识,请问这样的人才在您方的定义下是通才呢,还是专才呢?

正方:对方辩友,我方在前面的陈词中说过,一个领域中你要的能力有很多种,例如:你不能说我们的主席小姐她今天又会听、又会看、又会说,那她就是一个通才,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专才了。您刚刚讲的那个能力,您刚刚讲的那几种本来就是他那个行业要用的嘛,您不能说物理学家会数学他就变成了通才,哪个物理学家不会数学嘛

反方:原来对方辩友觉得会看、会说、会听和环境科学这样的科学知识是可以相提并论的。再请问,今天投资银行争相抢夺的财经资源人才是不是就是兼通电脑、网络和财贸知识的人才呢?您说这是专才,还是通才呢?

正方:现在财经人当然要会电脑,不然怎么会成才呢,那是他众多能力的一部分,你不能说我是一个作家会word,所以我现在变成通才了,因为我又通电脑又通写作,不是这样讲的,这样讲也不合理。(时间到)

这一轮攻辩中,反方则在社会就业方面提出各种现实事例向正方发出进攻,正方则继续用“一专多能论”加以防护,反方并没有选择深入追究而是继续浅尝辄止,双方这一轮攻辩波澜不惊。

经过了四轮的互相盘问,不难看出,尽管反方每次提问都只是浅尝辄止没有深入进攻,但是却坚定地贯彻了本方的进攻主线:结合本方的“精深综合论”,坚持贯彻社会就业、管理人员、学术研究的主攻线路,问题设定清晰明快,并在此过程中,坚守“通才和能力”的紧密关系钳制对手的“一专多能论”,无论是攻还是守,都显示出共同进退的统一感,展现出了良好的整体技战术素养。

但是正方的进攻则明显缺乏清晰明确的进攻方向,到底是主攻“社会需求说”的现实案例,还是主攻“精力有限论”的价值主线,显然在两次的攻辩中没有清晰的展现,而且在进攻方式上也过于绕弯子不够简洁明快,这种整体战术的散乱对一支辩论队而言,绝非幸事。

四:自由辩论阶段:

(一)第一阶段

正方:请问对方辩友,上海交通大学所推行的“顶天立地”是什么意思?

反方:我们知道“顶天立地”是上海交通大学的校训之一,但是上海复旦大学新收到的3700名本科生全都不分类不分科,只进行一年的通才教育,这又是为什么呢?

正方:对方辩友,“顶天”的意思其实就是拔尖的意思,就是要培养卓越出众的人才,要培养是专业能力。再如您放所说的,一开始不分系,难道到大三大四,不会挑个专业走吗?对方辩友请不要把初级知识和通才混淆了。

反方:今天诺贝尔奖最著名的DNA发现者是一位物理学家,却不是生物学家,请问这人是专才还是通才呢?

正方:你如果说他是通才,他绝对不会承认的。

反方:可是爱因斯坦呢?他可承认自己是通才啊。

正方:对方辩友,坦白讲,正如大家所知,他是个天才啊。

反方:对方辩友可不要这么不负责任,解释不了就扣一个天才的帽子,就这样打发了事,请负责任地告诉我,他的知识结构决定他到底是专才还是通才呢?

正方:对方辩友,历史很负责地告诉我们:他的确是一个天才,他不管在任何领域,他都是专才,只要他想做到,可是这不是我们今天探讨的题目中的一般人。

反方:可爱因斯坦说过呀:“青年人离开大学的时候,应该作为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一个专家呀。”

正方:爱因斯坦是人类智商最高的几个人,他的能力很多,所以对他而言,专、通都不成问题,我们讨论一下我们一般人好不好?

自由辩论开始,正方依旧有先发制人的机会,可以通过提问来先行试压,可惜的是再次出现无聊的知识问答类问题,反方简单抓一个接口,就势回到高校人才培养中的通才教育,就此拉开了反方只问正方只答的自由辩论序幕,把握住了自由辩论的比赛节奏。尽管中间正方祭出了“天才”,但这依旧只是防线,防守勉强可用,可是进攻则难以给对手施加压力,开场已经走过了五轮的双方发言,正方只是扼守防线自保却没有发动有效进攻,犹如盘问阶段在自由辩论的重演。

(二)第二阶段

反方:没问题,我们就和对方辩友谈一般人:现在最热门的行业是管理咨询师,这行业在北京注册的公司有7000多家,他要求你是EMBA,要求你有专业知识,还要有管理素质、还要有外语水平,请问他是专才还是通才呢?

正方:对方辩友,你方也提到了我方的例子,你刚刚所说的台湾七所EMBA执行长不约而同的提出他们所教的是通才,但是他们说不,我们教的不是通才,我们教的是更高干的专才。再来我要反问对方辩友,“北乔峰、南慕容”您应该是听说过的,什么都会的慕容复为什么打不过只会一套降龙十八掌的乔峰呢?

反方:谁说乔峰只会降龙十八掌,他还会打狗棒法呢!他还是丐帮帮主呢!

正方:可是对方辩友,他打败慕容复靠的就是降龙十八掌啊。

反方:对方辩友,您知道吗,乔峰他还是丐帮帮主,之后又是辽国的南院大王,这可是管理型的通才啊。

正方:所以对方辩友,您的通才的标准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反过劲来的正方终于想明白了,这是自由辩论阶段,不是被盘问阶段,于是迅速发起进攻:“什么都会的慕容复为什么打不过只会一套降龙十八掌的乔峰呢?”

这个问题既不是“社会需求”的现实案例,也不是“个人精力有限”的价值提倡,而是两个人的单纯比较。

仔细看来,这个问题的背后前提既不是社会需求,也不是个人精力有限,而是从“知识分级论”的概念中推导出来的。

就像笔者此前所提到的那样,正方的“知识分级论”在解释具体事例方面不如反方的“精深综合论”来的简单直接,这个问题的提出马上引发了双方就乔峰到底是专才还是通才展开了争夺,反方的概念优势开始体现出来,正方难以明显占到便宜。

(三)第三阶段

反方:那我想请问对方辩友了,现在还有一个新兴的专业就是闪客,这些闪客并不单只要求熟练使用FLASH软件,而且同时要具备美术、文学、摄影、导演等能力,请问他们是专才还是通才呢?

正方:对方辩友,同样的问题我同样回答你,我在这里辩论不但要会说话,还要思考,还要站起来,请问我是专才还是通才?

反方:您是通才啊,做媒体的我们都知道是杂家嘛,当然是通才。

正方:所以我在这边辩论,我又是通才,刚刚的音控先生他要会听、要会按转按钮、手指还要会动,他也是通才了。

反方:对方辩友,那您想您到底是辩论的专才呢?还是您本科专业的专才呢?

正方:这个问题问别人也许会成功,可是因为我是学口语传播学系的。

反方:今天学媒体的都要有社会责任感、要有社会良心以及对文化历史都有很深的了解,今天对方辩友告诉我们说,这是一个专才,他各方面的知识都要具备,那到底是对方对这个专业的理解出了错误呢,还是说他们的定义不够清晰呢?

先是单纯被问,然后是主动进攻效果不佳,黄执中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努力来为本方挽回局面。

但是他进攻的角度却选择了“一专多能制”,甚至以己为例,希望以此能打破对方的概念优势,可是就像笔者此前说过的那样,正方的概念在具体事例解释方面有一定的劣势,不管是乔峰,还是黄执中自己,对手都可以利用自己的概念优势对事例做出有利于本方的解释;更何况“一专多能制”本就是防线,并不是本方立论中的进攻方向,守门员带球进攻又能走多远呢?

此时的正方犹如蛛网中的飞虫一般,尽管奋力挣扎,但是却只能被越缠越紧。

(四)第四阶段

正方:对方辩友,如果你说通才比较吃得开的话,那我有个疑问为什么《商业周刊》里的经济学院告诉我们:日本终年被裁员的人都是通才型的人呢?

反方:我们还知道日本在70年代提出要会外语、会商贸、会科技的通才型日本人,这样的人这样的目标,那又该作何解释了呢?

正方:对方辩友,他提完之后,这一群人就告诉他后来到中年都失业了。

反方:可是我们也知道,现在最热门的几个行业其中一个就是彩铃设计师,专家预测这些潜在客户达到了5500万,他们要求设计师有新的创意、良好的声音表现力、熟悉电脑操作,请问他们是专才还是通才呢?

正方:对方辩友刚才说什么设计师,我没听清楚,但你前面有电影工业的例子,我很有兴趣,这里的资料告诉我们,美国麻省理工的教授做过一个研究:他发现在电影工业萧条的时候,专心一意的演员反而有利于生存,电影选角的时候,他们选的都是只有专业的演员,而不是通才那样的演员啊。

反方:电影业的分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著名的华人国际大导演张艺谋先生,他做过摄影、编剧、导演,最后他还不是名扬四海吗?

这一轮的正方再次选择主动进攻,但是却选择了缺乏本方概念保护的“社会需求”的线路,在现实社会的具体事例方面,反方本就不缺这方面的火力,拼资料显然是反方的强项。

(五)第五阶段:

正方:对方辩友,我想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之前你在化妆室里,帮你梳头和化妆的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那?

反方:刚好是两个人那。

正方:那你知道为什么是两个人吗?因为我们问过他,为什么你不又学吹发又学化妆,你知道他说什么?

反方:我告诉对方辩友吧,为什么是两个人,因为刚才我们和对方辩友一起在里面化妆,那里的人手忙不过来啊,眼看是时间到了,正是因为对方辩友加入进来,所以他们要加快速度,两个人来帮我们一个人画呀。

正方:对方辩友,别开玩笑!我自己问过,他说我们专门做发型的学习这个专业都来不及,再学化妆会搞死人的。

反方:我们来看对方辩友犯了一个什么错误:他一个劲跟我们比较的是专才和通才谁更专,你更专你就更吃得开,这样的比较合理吗?今天我们比较专才和通才应该是拿着通才的通和专才的专比,而且通才不是简单的几项技能的叠加,通才在通的时候,他会有一种特殊的能力,比如说管理层,他们并不是简单地多懂几样行业,除了一种管理的能力,并非是是和您一项项去比,他基础职能好不好、技术技能好不好,这些是没有意义的。

正方终于在这个阶段如梦初醒,开始从“精力有限论”的价值层面发起进攻,但是这进攻的方式依旧是绕弯子,这种问题的效果很简单,那就是给反方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来和你逗闷子。

当正方终于磕磕绊绊地得出“精力有限”才能有希望掌握高级知识的结论时,反方发出了致命的最后一击:“我们来看对方辩友犯了一个什么错误:他一个劲跟我们比较的是专才和通才谁更专,你更专你就更吃得开,这样的比较合理吗?”

尽管反方的这一段发言有些长,但是这一句却是釜底抽薪,针对正方最后的生命线“知识分级论”和“精力有限论”下了刀子:

正方: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只有集中精力学习一种专业才能有希望,在这个领域中达到高级。

反方则就势提出:达到了高级又怎样,你这等于是和我们在这个领域中比谁更专,而不是比谁在社会上更吃得开!

如果说此前正方还有机会利用这条生命线来挽回点颜面的话,反方的这次发言则直接堵死了正方最后的生命线,明确所谓的价值提倡远不如社会现实更有说服力。

反方的这次总结性发言使本场比赛就此进入垃圾时间。

不管是自由辩论剩下的表现,还是双方的总结陈词,都已经难以对比赛的胜败再产生什么实质性影响,就不做分析了,为了考虑比赛资料的完整性,现将剩余的自由辩论发言和双方的总结陈词也贴上来。

正方:对方辩友,如果管理不是一个专业,那为什么会有企管系的出现?

反方:所以对方辩友今天告诉我们的是:一个专业,他就是一个专才。我觉得很奇怪,现在到底有通才吗?

正方:我倒是要好奇,您方给我方讲一下专才好了。

反方:计算机科学的编程程序员是专才,那请对方辩友随便给我举两个通才吧。

正方:对方辩友,您应该懂英文吧,这样应该是通才。

反方:我们说通才要看他达到某一个程度,所以我学习计算机但是我的英文很差,所以我还是一个专才的知识水平吗。还是对方辩友给举几个通才好吗(时间到)

正方:对方辩友说得好,你方承认了我方的定义,也就是通才他不仅要通很多个领域,而且还要掌握多个知识水准,这才是通才的定义。

正方:我方完全没有你方意思,而刚刚为什么那些电影工业,还有日本裁员都是通才型的人啊,为什么答不出来啊?

正方:对方辩友,其实刚才举得很多例子都是说,一个工作里头需要很多的条件,他把这些条件叫做通才,这个其实是不太合理的。

正方:中通社在2005年7月的报道说:今年上半年中国大陆高级人才需求特征已经从财经类通用人才转为某个领域的专门人才,通才已经不吃香了,专才成为了新宠

正方:对方辩友刚才要我们。。(时间到)

五、总结陈词阶段:(3分钟)

反方(安南):

谢谢主席,大家好。让我们今天一同来回顾一下今天这场唇枪舌战。

首先,就是对方关于定义的问题,他们的专才和通才的定义十分模糊,似乎给我们一个概念,就是说只要看到一个专字,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个专才了,以此类推专家、专业人士也就成了专才,但事实上我们的社会是什么样子呢?

有很多专业例如管理学,它需要我们有不同能力和不同专业的融会贯通,这样一个特别要求通才的职业,对方辩友因为前面加一个专字,就将其称为专才,那么通才在哪里呢?

就像主席一样,她作为一个传媒人士,要上知天文下晓地理、需要广泛的知识面,像传媒这种职业,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这显然是通才,但对方辩友却因为她坐在主席的桌子上,却将其称为专才。

再来说对方辩友,他虽说是学口语传播专业的,但今天来到这里的一共有12所高校,是不是各个都是口语传播专业的呢?是不是按照对方辩友的逻辑,今天站在这个辩论台上的人,只要不是学口语传播专业的就都是通才呢?只有对方四位辩友是专才呢?这显然不能被大家认同。

其次,对方辩友愿意和我们谈所谓高级人才的问题,他们认为要想成为高级人才,必须是专才,这一点我方不敢苟同,比如当一个专家在研究领域中向上突破的时候,经常遇到很大的阻力,此时需要另辟蹊径,在与其他学科的融会贯通中获取灵感突破障碍,而且还有很多学科在进入高层次的时候,需要彼此融会贯通,以此来为本学科的创新提供灵感,因此走上高级未必就是专才,爱因斯坦就是通才,但对方辩友却将他认为是天才。

今天我方在这里并不想鼓吹通才,也不想贬低专才,双方都是当今社会所需要的,二者通力合作才构建了今天这个五彩缤纷的社会,但是更要看到的是,社会的发展愈来愈复杂,它要求我们越来越通,一个问题往往会得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答案,问题很多而解决问题的答案很少,为什么当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发生冲突的时候,一个环保者和一个经济学家会产生那么激烈的争论;为什么当克隆技术出现的时候一个论理学家和一个生物学家也会唇枪舌剑呢?我们需要把视野再放宽一点,知识再广博一点,来看这个社会,谢谢

正方(黄执中):

大家好,我先来回家对方辩友那最后几个为什么。

说为什么经济学家要跟一个环保学家要争论,为什么一个论理学家跟一个科学家要争论。这不是很好的嘛?如果我今天是一个通才,我会一点点,一个部分的经济学,会一个部分的环保学,会一个部分的伦理学,会一个部分的科学,这样子的话我的争论有价值吗?

其实专才我们本身就是因为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所以说一个工作,以前一个人可以负责的,现在一个人负责不了了。你看看这个摄影棚就知道了。一个人负责不了了,所以我们要把这个工作切开来,每一个人负责一个环节,因为人很可怜。我们的时间,我们的才情,我们的精力都是那么的有限。所以我们势必要在配置我们能力的时候做一个选择,就是往哪走。我要选择忍住割舍掉许多其他知识的诱惑,往一个领域上攀登它的高峰。还是选择在每一个领域上,我先拿到中间的知识。我们要做抉择的。

有一种人很幸运,他们没有必要做这种抉择。像对方辩友提到的爱因斯坦这种天才。他们的能力比我们高很多。我们常人究其一生要在一个领域上达到专才都不一定能够,有很多一辈子考不上医生的。可是对这些人,他可以又是杰出的音乐家,又是杰出的物理学家,或者又是杰出的医生。对他而言不造成选择。可是这种人不在我们今天讨论的范围内。因为我们今天的辩论如果说要有什么价值,就是在座的各位在人生的选择中面临到了这个要往专才走还是往通才走的这个抉择,我们要告诉他往哪儿走比较好。

对方辩友你也承认了,这个社会分工越来越专精,要在一个环节上做得好非常非常的难,一个19岁开始学控音学到53岁。我们再问他,你是不是最好的。他笑笑,摇摇头,他不敢说是最好的。其实在一个领域当中往高深钻的人都会有这种感慨。人生太短,而一个领域又太深。我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上面都来不及,我们没有办法分散我的力量。

对方辩友你也说,有些人,在一开始选错了,他后来想改一改行,可不可以呢?可以。可是这种人我们要提醒他, 如果你这次要改一个专才,一定要把心力专注在你后来选的那个领域上。不要再心有旁骛了不要再往旁边看了。谢谢大家。

辩词文字整理:丁颖 林欣浩
作者:林欣浩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64094a43f96f
來源: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