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国辩】发展知识经济自然/社会科学更重要(南洋理工大学VS西安交通大学)

正方:发展知识经济自然科学比社会科学更重要   南洋理工大学

反方:发展知识经济社会科学比自然科学更重要   西安交通大学(胜)  

一、陈词环节

(一)正方一辩:

谢谢主席!各位来宾,大家好!

《中国大百科全书》告诉我们,现代自然科学不但包括一切基础科学,而且还包括一系列应用科学,科学与技术在现代经济社会密不可分,那就是:科学技术化,技术科学化。这是现代自然科学发展的重要特征,这同时也证明了我方观点:发展知识经济自然科学比社会科学更重要。

下面就听我细说分明:

知识经济是一种特殊的经济形态,其发展主要靠科学探索,技术转化。但科学探索、技术转化是什么?是社会科学吗?不,是基础科学及其应用技术。所以我们说发展知识经济自然科学比社会科学要重要。

第一,衡量经济发展的唯一标准是生产力的提高,要谈生产力提高的过程中哪个更重要,答案无庸置疑——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一语中的。知识经济也是经济,当然也不例外了,基础科学的研究与探索,高新科技的转化与更新,使知识经济下的产品成为有高附加值的产品,产品高科技的含量决定了产品的命运,而自然科学的高科技就是这个高附加值的主要源泉,所以说发展知识经济自然科学更重要。

第二,发展知识经济,自然科学是命脉。因为科技水平决定了企业的生死存亡。知识经济虽然也是一种经济形态,但它却另有特殊之处。五百年前景德镇的瓷器制造是手工业,今天的景德镇的瓷器也是,但十几年前的“386”是知识经济,今天却是垃圾。可见知识经济是一种动态经济,一旦停止更新与蜕变,必将被淘汰。停则“山穷水尽”,动则“柳暗花明”.这才叫知识经济呀!今天的社会科学瞬息万变,是社会科学在弄潮吗?不,是自然科学在翻云覆雨,杀出血路,路有多条,但手中的利剑只有一把,那就是自然科学,所以我们说发展知识经济自然科学比社会科学更重要。

第三,正是因为知识经济是一种动态经济,所以其发展对社会科学的要求并非像对自然科学那么苛刻。今天在众多的软件公司中,李纳斯系统以全方位开放的方式打下了一壁江山,但微软仍以传统的全封闭式管理占据了第一的位置,可见!日有的经营策略、管理理念也能成就知识型企业。关键是要看你有没有自然科学的高科技来经营来管理。经营管理很重要,但有东西给你管理更重要,所以我们认为发展知识经济,自然科学比社会科学更重要。谢谢!(掌声)

正方一辩的陈词概括如下:

1、概念:

(1)自然科学:

内涵:科学与技术在现代经济社会密不可分,科学技术化,技术科学化

外延:一切基础科学、一系列应用科学

(2)知识经济:概念:一种特殊的经济形态,其发展主要靠科学探索,技术转化

特征:知识经济是一种动态经济,一旦停止更新与蜕变,必将被淘汰

(3)社会科学:经营策略、管理理念

2、根据此前的概念和特征,对自然科学对知识经济发展的效用进行阐释:

(1)概念:一种特殊的经济形态,其发展主要靠科学探索,技术转化

科学探索的内容:自然科学中的基础科学

技术转化的内容:自然科学中的应用技术。

从知识经济的概念不难看出,正方在定义上下的功夫不小,直接将自然科学定性为知识经济发展的主要内容,继续论证则可以得出:

既然发展知识经济的主要内容就是发展自然科学,那么自然科学的发展水平决定知识经济的发展水平。

在此基础上,推出自然科学与知识经济发展的第一层关系:自然科学决定知识经济的发展水平

(2)特征:知识经济是一种动态经济,一旦停止更新与蜕变,必将被淘汰

作为动态经济的知识经济,其生存的根本就是更新与蜕变

更新和蜕变什么呢?

根据此前的概念:发展知识经济的主要内容就是发展自然科学,可见更新和蜕变的主要内容就是自然科学,而且,自然科学决定知识经济的发展水平

所以:自然科学是决定知识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命脉)

(3)总结:

自然科学决定知识经济的发展水平

自然科学是决定知识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命脉)

4、与社会科学的比较:

(1)社会科学:经营策略、管理理念

(2)知识经济是一种动态经济,其发展存亡是由自然科学起决定性作用,社会科学不具有决定作用。

从整个正方的一辩陈词来看,我的个人感觉是正方的立论在“自然科学”这个部分,做的非常厚重,从概念到后来的一步步论证很扎实,可谓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随后继续结合知识经济是“动态经济”的特性,同时把社会科学经济的范畴定性为“经营策略、管理理念”,通过两个事例提出:

无论何种管理机制之下,因为知识经济是动态经济,一旦停止更新与蜕变,必将被淘汰,自然科学都是知识经济发展的决定性力量,而社会科学不具有决定性作用。

从正方的事例来看,我的个人感觉是:能够看出自然科学有作用,但是却看不出社会科学对知识经济有什么作用。

因为正方一辩陈词中,并没有将“动态”的知识经济与社会科学(经营管理)的关系加以具体论证,而是采取了一笔带过“知识经济是一种动态经济,所以其发展对社会科学的要求并非像对自然科学那么苛刻”,为什么不那么苛刻呢?接下来的两个事例并没有论述的很清楚。

这就给人的感觉:社会科学对“动态”的知识经济发展的作用很不清晰,这也就使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比较显得有些模糊,这种模糊也就使人感觉:正方的一边陈词只是单纯的论证了自然科学的重要性,却没有论述清楚为什么比社会科学还重要。

不过,单凭一辩的陈词,似乎正方的立论思路是:

自然科学“主角”论:自科科学是主角,社会科学是配角,前者是决定性的作用,后者主要辅助主角发挥作用。

这是我对正方一辩陈词的分析,到这里给我的感觉就是“社会科学”这个方面做的稍显单薄,并没有展开细述,这种单薄也就使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对比稍显模糊,当然,这还只是一辩陈词而已,也可能在后面会有更加清晰的论证,那就继续往下看吧。

(二)反方一辩:

谢谢主席!各位,大家好!

对方侃侃而谈,但是却忘记了自然科学从来就是一把双刃剑,让它凌驾于社会科学之上,不知要把我们的知识经济引向何方。

社会科学是研究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科学,它包括了社会学、政治学、法律学、管理学、伦理学、经济学等等学科。它的作用恐怕不只是对方所说的那么一点点吧。

而且,今天对方的论证有问题。他们讲自然科学是必不可少的,必不可少只能论证必然性,怎能得出更重要的结论呢?举个例子,在乐队中,除了指挥之外,还有乐师,甚至后勤人员,他们都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他们必不可少就能论证出他们比指挥更重要吗?指挥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影响整体,更能解决关键性问题,这应是今天我们讨论的标准所在。而对于发展知识经济这首澎湃的交响乐来说,社会科学恰是起指挥的作用。

请问对方同学,哪一种自然科学比发现知识经济的规律更重要?有哪一种自然科学有比让知识观念深入人心更能推动知识经济发展的?没有。有哪项自然科学比教育科学推动知识经济所起的作用更大的?没有。从理论分析的角度,发展知识经济社会科学比自然科学更重要。

再从实践角度看,自然科学的应用产生了许多新技术、新工艺,让人眼花镣乱;而社会科学的应用产生了大到治国方针,小到机制转化,更是让人目不暇接。如果自然科学的贡献可以用百分之几贡献率来计算,那么请问,改革开放对中国,凯恩斯主义对西方知识经济理论对世界的贡献率又是多少呢?这就叫做“大道无形”。

发展知识经济的核心就是转化和创新,所以德国总理施罗德就告诉我们要向美国学习,首先是他们的经济政策。所以亚洲官员们到硅谷考察时,注意的焦点是在于硅谷的激励转机制。这可都是社会科学研究的成果啊!在工业经济时代,日本曾经全球领先,而现在日本却远远落在了美国后面。究其原因,日本学者川上正光就说,是因为日本的教育体系、教育思想出了问题,导致全社会缺乏创新与创新思想的要求,因此可以看出社科学多么重要。以上我们从理论、逻辑、实践的角度阐述了我方的观点,希望对方同学在接下来的讨论中,不要忘记只注意自然科学带来的速度,而忽视了社会科学带来的不仅是速度而是加速度,它更加重要。谢谢!(掌声)

反方一辩陈词概括如下:

1、自然科学:

性质:双刃剑

地位:必不可少

与正方的模糊定性不同,反方的定性不仅明晰,而且进可攻退可守。

双刃剑:为后面“社会科学的指挥作用”做好了铺垫

必不可少:即形成了双方比较的效果,而且搭建了对“自然科学的作用”的防御线。

2、在知识经济发展中,自然科学是必不可少的,但是相对而言,社会科学更重要。

(1)自然科学尽管必不可少,但是它是一把双刃剑,让它凌驾于社会科学之上,不知要把知识经济引向何方。

(2)所以,社会科学更重要,因为它在知识经济发展中所起到的是指挥的作用(影响整体,解决关键),自然科学也要接受社会科学的指挥。

4、为什么社会科学是指挥呢,其作用又是如何体现呢:

(1)社会科学:内涵和内容:研究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科学,包括了社会学、政治学、法律学、管理学、伦理学、经济学等等学科

(2)规律第一

理论:发现知识经济的规律

实践:大到治国方针,小到机制转化

(3)人是关键

理论:教育科学

实践:教育体系、教育思想

(4)一句话:社会科学在知识经济发展中的关键作用就是:发现利用客观规律,让人们发挥主观能动性。

相比较而言,西安交大的一辩陈词更为厚重,不仅对社会科学的指挥地位和作用加以详实的论证,而且对自然科学也做出了定性(双刃剑、必不可少),并且以这个定性为基础和原因,做出对社会科学更重要的进一步论证。

不难看出,西安交大的“指挥论”,将本方的科技放在了知识经济发展的核心地位上,但是西安交大将对方“必不可少的次要作用”定位更为明确,使本方的“主要作用”更加突出。

二、自由人的发言环节。

反自由人:一句话,对方一辩在刚才发言时,对知识经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三者都没有定义,也没有比较。(掌声)

正自由人:我也是一句话,对方同学说自然经济是一把双刃剑,可社会科学也是一把双刃剑哪!如果索罗斯不是对经济学掌握得太好了,又怎么会把东南亚各国搞得天翻地覆呢?谢谢!(掌声)

不约而同,双方自由人在第一次较量时,都选择了即兴发挥:

反方一句话:指出正方在“社会科学作用”的模糊,正方并非是没有比较,但是一辩陈词中这个方面的一笔带过,使人难以听出他们在比较。

正方一句话:提出了“社会科学也是双刃剑”,也是反戈一击。

不过,尽管都是一句话,但是随后的看头可就不同了。

反方的立论体系中,对“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二者的比较给人的感觉是非常明确的(此前有过分析,此处不做赘述),打出这么一句话,为后面的“比较标准”(指挥论)的提出很有帮助。

正方的一句话也有一定的现场效果,但是给人的感觉个人发挥的成分更大一些,“社会科学也是双刃剑”尽管现场效果尚可,但是,与此前的“自然科学的主角论”,却不具有直接的关联性。

以上的文字是我在刚看到这里时写下的,但是当看到后面时,我才发现,尽管正方自由人偏离了本方立论,但是这此偏离却歪打正着的起到了出其不意的作用,这将在下面的解析中论述。

三、盘问环节

(一)反方二辩VS正方:

反方二辩:请教对方同学,有哪一项自然科学的发现成果能比掌握知识经济的内在规律更加重要?请一辩回答。

正方一辩:我可以告诉对方辩友,每一项都比发现知识经济规律更重要。请问,没有今天芯片的研究,能有电子计算机从286一直发展到奔腾三代吗?难道这种更新不比你所谓的经济规律来得更重要吗?请问对方,把你的经济规律加在景德镇瓷器这样的手工业上,能使它变成知识经济吗?我想你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能。

反方二辩:对方一辩陈词中说自然科学是命脉,我想请问对方二辩,社会经济是不是发展知识经济的命脉呢?

正方二辩:命脉当然只有一个,好几条命脉怎么管,怎么抓啊!回顾历史,任何一次产业革命,经济转型,都是科学技术的突破才引发了产业革命。是蒸汽机等一系列发明才带动全球经济向工业经济转型,与此同时,近代自然科学技术发展才一举奠定了西方国家霸主地位。对方喜欢谈加速度,看看这种质的飞跃吧,加速度来源于自然科学啊!

反方二辩:我们知道知识经济发展最根本在于人的发展,请问对方三辩,人的发展最重要的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

正方三辩:我们今天是在谈发展知识经济,如果对方要谈人的发展,我只能说,人的发展对于我们是一个文化社会,至关重要。但要谈发展经济,自然科学的推动来得更大,因为知识经济是动态经济,是靠自然科学推陈出新,才使其发展成为可能,正要科技高人一等,才能掌握主动,技术快人一步才引导潮流。这就是知识经济。谢谢!(掌声)

(二)反方二辩(盘问小结):

对于我第一个问题,对方一辩理直气壮他说,哪一项成果都比你的掌握规律更加重要,可他说出的只是一个信息产业,请问信息产业能够代表所有自然科学吗?我们知道龟兔赛跑是让一只最快的乌龟和最快的兔子比,对方可以举出一只最快的乌龟就能否认所有兔子的价值吗,而且对方辩友有没有看到社会科学发挥的作用呢?我们掌握了规律,规律是什么?是一个事物内在的秩序,掌握了它,就能发展起来得心应手,这难道不更加重要吗?

对于我第二个问题,对方说命脉只有一根,可我们说知识经济不是知识加经济,是要把知识转化为经济,转化的命脉是什么呢?是转化机制。假如我们承认对方同学是命脉,我们已经很宽容了,可是对方为什么连我们也是命脉都不承认呢?假如我们思想不解放、这是不是一个命脉呢?我们说思想解放,黄金万两,解放思想,万两黄金。这点对方同学怎么都看不到呢?是不是要让知识经济与自然科学在一棵树上吊死呢?恐怕也不能。

对于我最后一个问题,对方同学说人的发展与知识经济没什么关系,要科学地发展。可我们知道,如果说自然科学中包含着经济的力量,那么社会科学才能把它变成人的力量,进而把每个人的力量变成整个社会的力量。如果对方同学说这些还不是更加重要的话,那么我们将打破沙锅问到底了。(掌声)

这一轮的盘问中,反方二辩在承认了“自然科技必不可少”的前提下,进一步阐述了社会科学的“指挥作用”,分别从“规律”(第一个理论角度的问题是:规律,第二个实践角度的问题是:转化机制)和“人是关键”两个方向发动了攻势,正方则牢牢攥住“自然科学的最重要性(内容、决定水平、主要动力)”进行回应,反方攻得中规中矩,正方守得非常稳健。

(三)正方二辩VS反方

正方二辩:请问对方三辩,社会科学研究是有方向的吗?是什么决定它的方向呢?

反方三辩:社会科学研究方向要遵循伦理学和文化人类学这个最高指引方向,在这个指引方向下,我们社会科学才能健康发展,而社会科学健康发展之后,对方的自然科学才能得到发展。没有社会科学健康发展,自然科学这把双刃箭会伤到人本身,我们说核技术算先进了吧,但如果把核技术用于制造原子弹的话,你我还有心情在这里坦然辩论吗?

正方二辩:对方一辩同学,请问知识经济是不是一种动态经济?

反方一辩:知识经济当然是一种动态经济。所以我们不能同意对方辩友的那种说法,就是有了各种各样高新技术就言日发展知识经济。对方今天一直在羡慕有些国家高新技术非常先进,但事实上,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为什么不问一问这些高新技术是怎么得来的呢?为什么能创造出这么多高新技术?为什么不去想一想如何让我们能够产生这样高新技术的机制,这才是最重要的。请对方 辩友不要只看到别人吃鱼,而忘了别人结鱼网的辛苦 哇!(掌声)

正方二辩:请问,发展知识经济更重要的因素应该是动态还是静态的呢?

反方二辩:其实在我的问题中已提到,发展知识经济不仅仅是技术发展,技术把人武装到牙齿,人也仍然可以茹毛饮血,而真正在于人的发展,就好像马克思说的,一个国家真要站在科学制高点上,就不能缺少理论思维。对发展知识经济而言,这种理论思维就是对其规律的掌握。对于发展知识经济而言,掌握了规律,就可以顺理成章,得心应手。对方同学如果认为这还不是更加重要的话,那么什么才是更加重要的呢?我搞不懂。 (掌声)

(四)正方二辩盘问小结:

谢谢对方一辩承认知识经济是一种动态经济,而二辩也承认推动知识经济靠的是一种动态因素,但他却说社会科学就是这种动态因素,可惜的是对方三辩的回答与你们的结论无法吻合。

三辩告诉我们社会科学发展有方向而且可以自行决定,可这显然违背了社会学发展的一般事实。社会科学是研究社会现象的科学,其发展无不源自于社会形态的发展与变革。是社会形态的改变才使的社会科学更新有据,变化有方,而今知识经济的产业革命使得全球知识形态,社会形态发生了全方位的转变。社会科学变也得变,不变也得,对方的逻辑根本不能自圆其说。

当然我方也承认社会科学对知识经济有一定的反作用,但我们不能因为作用产生反作用,反作用再产生作用,这种鸡生蛋届生鸡的逻辑假象就说两者同等重要,更不能得出反作用更重要的结果,因为两者一个主动,一个被动,并不相等。由此我们看到,推动知识经济发展的只能是自然经济高科技,而产品高科技直接决定指导着市场经营管理模式,这正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推动与被推动的关系,这不正说明自然科学更重要吗?谢谢!(掌声)

在这一轮盘问中,正方的第二、三个问题,基本上是从本方的“自然科学是决定知识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命脉)”这个方向进攻的,只是第一个问题让我有点不太明白。

看了后面正方的攻辩小结才有些明白了:

在这里,正方二辩对本方的理论观点进行了进一步阐述,承接了本方一辩的陈词,将社会科学的作用进行了阐述:

1、社会科学的概念:

内涵:社会科学是研究社会现象的科学,其发展无不源自于社会形态的发展与变革

外延:经营策略、管理理念

2、自然科学决定知识经济的发展,而知识经济的发展决定了社会科学的发展,社会科学则对知识经济具有一定的反作用,这种反作用处于被决定的地位,作用非常有限。

3、自然科学属于“推动者”的主动地位,社会科学属于“被推动者”的被动地位,作为动态的知识经济需要一种动态因素来推动,这就是“动态因素”自然科学。

一句话:自然科技和社会科学的二者关系近乎于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所以自然科技更重要。

正方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知识经济三者的关系做了论证,尤其是社会科学的配角地位(被决定)作了进一步论述,这使其整个立论体系“主角论”得到了进一步的阐述。

但是,我始终有一种感觉:论证到自然科学的决定性作用(主角论)(第一、二点)就足够了,随后的“推动与被推动”稍嫌多余,但是,与前面的主线“主角论”衔接不上,给人的感觉好比是一个人已经有了健全的肢体,却在右手旁边多长了一只畸形的小手,显得有些畸形臃肿。

为什么呢?很简单,在上面的第二点中,社会科学还是具有反作用的,那么在它发挥反作用的时候,它是否还是被推动的情况呢?是否还是被动的地位呢?

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现在,将双方的攻防体系简述如下:

正方:主角论

1、概念:

(1)自然科学:

内涵:科学与技术在现代经济社会密不可分,科学技术化,技术科学化

外延:一切基础科学、一系列应用科学

(2)知识经济:概念:一种特殊的经济形态,其发展主要靠科学探索,技术转化

特征:知识经济是一种动态经济,一旦停止更新与蜕变,必将被淘汰

(3)社会科学:内涵:社会科学是研究社会现象的科学,其发展无不源自于社会形态的发展与变革

外延:经营策略、管理理念

2、主攻方向:

(1)自然科学决定知识经济的发展水平

(2)自然科学是决定知识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命脉)

3、主线:

自然科学是主角,社会科学是配角,前者是决定性作用,决定知识经济的发展;后者被知识经济所决定,是一种对知识经济的反作用,辅助前者发挥作用。

4、防线:

社会科学不具有决定性作用,其有限的反作用,也在于辅助自然科学发挥作用。

“推动”与“被推动”、“主动”“被动”(畸形的小手)

反方:指挥论

1、主线:社会科学在知识经济发展中所起到的是指挥的作用(影响整体,解决关键),自然科学也要接受社会科学的指挥。

2、主攻方向:

(1)规律第一

理论:发现知识经济的规律

实践:大到治国方针,小到机制转化

(2)人是关键

理论:教育科学

实践:教育体系、教育思想

3、防线:

自然科技的作用:必不可少

自然科技的性质:双刃剑(也是社会科学指挥作用的重要前提)

从“社会科学”的定义来看,双方不约而同的将“管理”,纳入了其中,只不过地位不同而已,一个是委以将军的重任;另一个是授予配角的资格。

有点差距就在于反方将“人”(教育)的作用,加入了进来,社会的一切事物怎能离得开人的因素呢,这一点对反方而言是非常有利,不过,正方也未必就无话可说。

双方都有话说,胜败如何,就得看接下来的临场对抗了。

自由人的一对一PK无疑吹响了双方近身肉搏的第一轮号角:

四、自由人对话

(一)第一阶段:

正自由人:40年前,索罗斯就告诉我们说,经济的发展源自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在对方口中的社会科学家都赞同自然科学最重要,自然科学真的太重要了呀!

反自由人:您刚才告诉我说社会科学也是双刃剑。索罗斯是在利用东南亚经济体制的漏洞,就算是利用经济规律吗?如 果是经济规律就应该放之四海而皆准,为什么它在香港;就会受阻?索罗斯的经济理论到底是不是说社会科学就是双刃剑,请问?

正自由人:对方辩友偷换了概念,好像社会科学研究了经济规律,经济规律就是社会科学创造了一样,经济规律摆在眼前,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是你研究就有,不研究就没有吗?

反自由人:那你如果不研究,你怎么知道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呢?如果没有亚当斯来研究,又怎么能建立现在的资本主义体系呢?对方同学,到现在你还没有告诉我们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到底如何比较才算更重要,请问你比较的标准是什么?

在这一轮的交锋中,正方自由人开场第一个问题还是不错的,将自然科学的命脉地位打了出来,而且借社会学家之口说出,效果很不错,这也迫使谭琦避其锋芒,利用“索罗斯”转换话题。

不过,谭琦的逃避也算不上高明,直接跑到了“社会科学是双刃剑”上面来了,如果不考虑它偏离了正方立论,这个观点很有杀伤力,因为反方能够推出“指挥论”的重要前提就是“自然科学是双刃剑”,但是,如果“社会科学也是双刃剑”,那它凭什么去领导自然科学呢?

这对反方而言几乎是釜底抽薪,所以谭琦的这次逃避等于是刚离了虎口,又入狼穴。

谭琦一进入这个话题就开始别扭,因为他发现在这个的问题上,他的负担也不轻。

第一个论据:东南亚经济体制的漏洞与社会科学无关?

要知道在反方的立论中,社会科学的实践内容可就是经济体制,这会儿经济体制又和社会科学没关系了,岂不是自相矛盾。

第二个论据:索罗斯在香港受挫

难道大陆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不是利用了经济规律进行的防御吗?

索罗斯用之可为恶,香港政府用之可为善,不是双刃剑又是什么,难道还是麦当劳的汉堡包吗?

不难看出,正方自由人的这招尽管偏离了立论,但是却误打误撞打到了反方的痛处,生生砸掉了反方的一条重要防线和其立论的重要前提。

不过很遗憾,因为这个进攻点不是由本方立论体系上衍生出来的,缺乏足够的火力供应的进攻线路很容易半路夭折,而且这种即兴发挥的攻击对辩手的个人素质要求极高,驾驭起来也难度较大,所以难以对此形成更进一步的连续进攻,反而是被谭琦给拖走了。

不过,即使是如此,感觉别扭的谭琦随后不敢再直接使用“社会科学指挥自然科学”的说法。

大难不死的谭琦只好再逃,跑到了“比较标准”方面,想为为本方的“指挥论”开辟前沿阵地,但是跑到这里才想起来“指挥论”的重要前提就是“自然科学是双刃剑”,又不想再次面对“社会科学是双刃剑”的冲击,急中生智的谭琦将“指挥论”换成了“关键论”。

如果此前的攻辩环节是平手的话,那么在比赛的这个时候,正方已经占得上风,而谭琦则是狼狈不堪。

但是,正方却并没有形成进一步的攻击,原因我已经分析过了,而且这种现场发挥也不容易得到队友的配合,但是反方的阵地此时已经危机四伏。

(二)第二阶段:

正自由人:太好了,我们也正想比较一下。你总是说社会科学如何的好,可是没有自然科学就没有高科技的产品,没有产品你们的社会科学就无用武之地呀!这两种科学搅在一起,你又怎么说这是社会科学的功劳呢?请你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分开来,给我们比一比!

反自由人:好!对方辩友刚才的话是怎么说的,是说没有这样东西就不可能产生我们的知识经济,您告诉我的是有没有这个必要条件还是它是一个更重要的条件呢?如果您认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都是必要条件,那么您又如何得出自然科学比社会科学更重要的结论呢?您从何而知它是更重要的呢?

正自由人:有一种最简单的比较方法,一方不变来看另一方的变化对我们的知识经济做了些什么?那就请我们的对方辩友比一下吧!

反自由人:我方一再比较了,就是要看在发展知识经济的时候哪一方解决的问题更关键。因为它解决创新机制的问题,所以社会科学更重要。而您的比较是什么,是没有这个东西,知识经济就无法成立?这到底是更重要还是有必要?

正自由人:这当然看谁更关键了。对方等于没有回答,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这样比较的结果对对方不利,因为我们看到的是,就是即使没有社会科学的不断进步,我们仍运用已有的社会科学加上科学技术的不断推陈出新,一样可以发展出我们的知识经济。虽然发展可能慢了一点,可能遇到点挫折,但知识经济毕竟可以发展;但是如果没有科技不断的更新与进步,知识经济就一点也不能发展,今天的高科技到明天还是高科技吗?

反方自由人:很可惜,对方辩友今天的标准只告诉我们谁是有必要的,谁就是更重要的。我们都知道,地球的存在正是我们发展经济生活的必要条件。那您是不是要告诉我们地球的转动对发展经济而言比所有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都更加重要呢?那您今天比较又有什么现实意义呢。(掌声)

正自由人:对方不要忘记了今天我们讨论的是一个动态的经济呀!一个动态的经济要发展,就必须要一个动态的因素来推动,所以我们讨论的两种科学都必须是动态的才可以推动知识经济的发展。 而对方辩友的口中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是静态的,又怎能推动知识经济这个动态的过程不断向前发展呢?

反自由人:对方今天的观点很有趣,就好像青蛙的眼睛一样,动态的东西才是更重要的。地球还是转动的呢,您为什么还不告诉我地球一定是更重要?不是这样比较的。不是看谁动谁静,两者都是在相对运动,而是要看谁的作用更关键,谁解决的问题更重大,能起到最重要作用,而且在两者发生矛盾的时候,谁服从谁,才是比较的标准。如果对方自由人无法回答,请待会儿在自由辩论中回答。(掌声)

在这个阶段中,正方自由人顺着谭琦的“比较标准”提出了自然科技的重要作用,谭琦则使用剩下来的另一条防线“必不可少”苦苦支撑,但是正方自由人接下来却并没有继续推出“决定作用”(主角论),而是大谈特谈“推动”与“被推动”关系,我在前面曾经说过,“推动与被推动”犹如健康的右手旁边衍生出来的一只畸形的小手,如今却取代了健康的右手,这如何能够对反方形成压力呢,反方在守住了剩下来的阵地后,并开始了反击:社会科学的“关键论”。

正所谓:打蛇不死,反被蛇咬。正方自由人尽管在开始的时候,误打误撞地砸掉了反方的重要阵地,但是却没能继续延续下去,原因在前面我分析过,在此不做赘述,随后由于本方立论存在的问题,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反方从容脱身。

五、自由辩论

(一)第一阶段:

正方一辩:请间对方辩友,今天知识经济与过去工业经济有什么不同?

反方一辩:知识经济的核心就是创新与转化。而我在陈词中说过,创新与转化要靠社会科学来推动,请对方告诉我,既然你们认为任何一项自然科学都比社会科学更重要,就请举出一项,并告诉我们为什么?

正方二辩:为什么要比任何一项自然科学呢?我想请对方辩友明确,我们在讨论经济发展概念,对方辩友难道可以给我们论证,美学也比自然科学推动知识经济来得更重要吗?

反方三辩:首先美学根本不是科学,这是概念性错误。另外,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对方一辩刚才口口声声告诉我们,任何一项自然科学发明都比我们发现知识经济规律更重要,所以我们才想打破沙锅问到底。(掌声)

正方三辩:当经济学家提出“看不见的手”的时候,那只手是不存在的吗?他的手没有在动吗?经济规律里研究不研究,它都在运作呀!

反方二辩:可是我们运用了它掌握了它,它才能更好地运用啊,就好像空气的存在。对方辩友说看不见,它就不重要了吗?

刚开场,正方的第一个问题效果还是可以的,以与工业经济相区别为开始,直指“知识经济的动态特性”,樊登的回答显然是随君入瓮,正方完全可以随后将“自然经济的决定作用”(主角论)迅疾推出,可惜却被反方随后的问题带走了。

前面大难不死的反方,立刻抓住了对方曾经提出的“任何一项自然科学都比社会科学更重要”,向对手提问,当然,后手棋自然就是社会科学的“关键”作用(经济规律)。

在稳住阵脚之后,反方开始积极反击。

(二)第二阶段:

正方二辩:现在自然科学可是应用技术与基础科学的结合,请注意知识经济是一个动态过程,您也谈创新,请问创新的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呢?

反方二辩:规律存在那里,我们掌握它就可以“弄潮儿向潮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如果对方同学认为可以不用掌握它的话,那我们只要像牛鼻子一样被它牵着走,你说知识经济这样发展好不好?(掌声)

正方二辩:发展知识经济到底要不要知识更新,科技进步?请回答。

反方三辩:知识更新就一定代表着自然科学的知识更新吗?我们都知道创新基本的两个方面就是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对方你告诉我,制度创新是自然科学的内容还是社会科学的内容呢?(掌声)

正方三辩:对方辩友,我们都知道社会上还有一个词就是“社会因素”。对不起,对方所说的经济制度那是社会因素不是社会科学。

反方二辩:我们的社会制度难道不要顺应社会科学来制定吗?信息产业难道就是信息科学了吗?今天如果对方同学可以谈信息科学在产业上的应用,却不允许我们说社会科学在制度上的应用,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掌声)

在第二个阶段中,正方开始回归,从“发展知识经济的主要内容就是发展自然科学”开始进攻,反方则祭出“制度”(规律的客观表现)加以反击,双方处于互有攻守的阶段,可惜此时的正方却并没有继续深入下去,这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推动与被推动”这只畸形的小手搅乱了正方的思路,使之迟迟难以给予反方致命一击。

如果正方能够再进一步,提出“决定性作用”(主角论),很可能会让反方非常别扭,因为此前的“指挥论”受到了极大的威胁(社会科学双刃剑),反方再拿出来用必然会有所顾及,“关键论”终归不如“指挥论”那么明白清晰。

但是,此前的威胁只是单个人的即兴发挥,连他本人都难以形成连环进攻,他的队友又怎能配合他呢,所以这注定了此前取得的战绩只能是昙花一现,当反方发现这一点之后,则可以毫无顾忌地再次提出“指挥论”的基调高歌猛进了。

正方因为立论问题难以实施致命打击,此前误打误撞的优势又因为己方原因而消耗殆尽,此消彼长,反方抓回主动权自然是情理之中了。

(三)第三阶段:

正方二辩:对方辩友总是把两种科学掺和在一起看。对方说有两种创新,一个是技术,一个是体制,为什么你们掺在一起,就说是社会科学更重要?分开来比嘛!要比较就得比得明明白白吧,请比教。

反方一辩:所以我就要对方同学来比较一下,问了半天对方辩友不知道?如果对方实在不知道的话,那我换个问题来问一下:既然我们都承认自然科学是一把双刃剑,为什么敢让它的地位凌驾于社会科学之上呢?

正方三辩:对方还是没有给我们一个比较的标准。而我方早在自由人发言时就已经提出了要看发展知识经济哪个更重要,就是要停住一方,看另一方的发展,哪个影响更大嘛!

反方一辩:对方总是说如果没有什么什么会怎么样,如果没有士兵,如果没有将军,仗都没法打,可是士兵和将军谁更重要?谁有警卫员,谁没有哇!(掌声)

这个阶段,反方已经完全奠定了胜局,就像此前说过的那样,正方因为自身立论难以给予致命一击,误打误撞的优势又没能坚持,正方的“指挥论”则开始大放异彩,将军与士兵的类比无疑吹响了反方大举进攻的号角,又犹如正方惨败命运的挽歌。

(四)第四阶段:

正方一辩:对方辩友你错了,我方从来也没有说没有自然科学,没有社会科学,我方告诉你的是没有自然科学的发展和没有社会科学的发展叼。,请对方辩友按这个标准比一下。

反方二辩:其实对方说的是谁停住然后再来比。我们都知道长颈鹿的脖子再长,它的脑袋没有长,可它的脖子融也高不过它的脑袋,这又说明什么问题呢?(掌声)

正方二辩:对方辩友拿长颈鹿跟知识经济比根本就是类比错误嘛!不要回避问题,请直接比较,停住一方,单看另一方。如何比!

反方三辩:好,我们停住社会科学的研究,停住文化人类学、社会伦理学的研究,我们看看对方辩友女口何来规范克隆人的技术。

正方一辩:对方辩友不要忽视现实,现在法律已经出台了,为什么要把法律废掉呢?那叫停止吗?那叫倒退。

反方一辩:那就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发生矛盾的时候,我们一眼可以看出来,如果自然科学更重要的时候,它想克隆谁就克隆谁,如果社会科学更重要的话,就应让自然科学停下来。

正方一辩:对方辩友,法律是社会因素,法学才是社会科学,法律等于法学吗?请正面回答。

反方三辩:我来告诉对方辩友,法律是我们社会生活中的法学根据社会因素创造的制度体系,这是我们社会科学的研究成果呀!(掌声)

正方二辩:可是立法也是社会科学院立的吗?不。在中国立法是人大表决,在新加坡立法是国会讨论,这都是社会科学吗?

反方二辩:难道以为我们的人大代表一个都不懂得社会科学吗?这我不同意呀!(掌声)

在这个部分,反方的指挥作用(法律、克隆技术)大放异彩,此时的正方却还流连在那只畸形的小手上,一个是粗壮重拳的强力出击,一个是孱弱病态的抽搐扭动,效果如何,一目了然,此时反方已经完全奠定了胜局。

(五)第五阶段:

正方三辩:请对方辩车回到今大的命题上来吧,我们是在谈知识经济的发展,要发展要推动靠什么?科学技术的推动才是第一呢。

反方一辩:所以说为什么在二者发生矛盾时,自然科学会让步吗?既然你们认为自然科学更重要的话,为什么自然科学不一马当先,多克隆几个人呢?

正方二辩:事实上,社会科学的发展往往源自于自然科学的丰富。自然科学从来没有一味让步,要是没有自然科学的日心说,社会科学可能还追随着宗教神学吧?

反方二辩:对方同学看到了自然科学在推动,可我前段时间看到一本经济学家随笔说,里面每一项政策被采用的话,少则产生几百万美元,多则产生上千亿美元的价值,这点对方同学为什么就看不到呢?他们愣是在自然科学的门缝里看社会科学,硬是把别人看扁了再来比较。

正方一辩:在《知识经济》一书中清楚地写道,科学技术对生产力的贡献达到8O%以上,这如何解释呢?

反方三辩:对方辩友只告诉我们,科技进步达到了8O%,且不说科技进步里仍然包含社会科学内容,就请对方作比较告诉我们一下,这个社会科学,我方曾经提出过的那么多的政策,它的贡献率是多少,然后您才能告诉我,您比我更重要哇!

正方三辩:如果你的社会科学改变一次,可能提高8O%。但是科学技术不断更新,提高了一次又一次,岂是一个8O%能包含的吗?

反方一辩:对方既然无法解释自然科学会让步的问题,那么我就再请问一下,俄罗斯的自然科学非常发达,为什么它现在不行了呢?

正方二辩:对方辩友的管理真的那么好吗?今天把你们的管理加上在我们景德镇瓷器上,它就成了知识经济了吗?只有科技进步才有知识经济动态本色呀!

反方二辩:对方同学为什么不正视我方的例子呢?对方说自然科学是命脉,为什么俄罗斯抓住了这个命脉却解决不了问题呢?好像老头挠痒,挠了还痒越挠越痒,不是挠得不卖力,是没挠到社会科学这个点子上。(掌声)

正方一辩:对方辩友,俄罗斯经济还没有美国好吧,美国总统克林顿说,美国的持续繁荣要有持续不断的科技创新。科技是什么?是自然科学呀!

反方三辩:克林顿也曾经说过,终身教育制度是知识经济之本。请对方辩友告诉我:终身教育制度来自于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

正方三辩: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培养高科技人才!为什么,自然科学更重要!

反方一辩:为什么美国和俄罗斯有差距,因为美国政策偏重发展科技。而俄罗斯却不断换总理,社会科学出了问题,所以才落后的呀!(时间到)

正方一辩:对方辩友说得好,偏重于发展科技,为什么,自然科学更重要!这是共识呀!

正方三辩:对呀,新加坡的杨荣文准将都清楚地告诉我们,要向高科技的领域发展。(时间到)

在最后的一个部分上,正方总算是开始有点明白了,从“自然科学决定知识经济的发展水平”“自然科学是知识经济的发展的主要动力”,开始进攻,可是却依然不能从“决定作用”(主角论)方向做出致命一击,最后正方终于如梦初醒的提出了“主角论”,(“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高科技人才!”),这也迫使反方回避问题(国家发展与知识经济发展并不等同)。颇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恰是在自由辩论即将结束的时候才提出,此时此刻纵然是神仙在世也难挽败局。

此后的自由人发言和总结陈词,在我看来就是走个形式,就不做分析了,不过,为了资料的完整性,也附了上来。

六、自由人发言

(一)正自由人:

听完双方的自由辩论,让我来一一解析。知识经济之所以成为全球焦点,在于它关系到未来每个民族的生存问题。今天你赶不上这班车,明天你就得花更大的力气赶下班车。车不等人,你停,别人却不停,在科技领域中停滞就等于落后,落后还有什么高科技,落后就会被淘汰。而对方却告诉我们,上不上车是次要,走对了方向才重要。可问题是在知识经济的轨道上有相反方向的列车吗?落后就会被淘汰,淘汰了还有什么方向,更别说什么反方向。于是对方又改口说,上不上车不重要,如何上车才重要;然后又说上了车是次要,适应市场不要晕车才重要,这合逻辑吗?不要忘记上了车就生,不上车就死,上车才是最重要的。而在知识经济产业革命中,这是关系到未来每个民族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呀!谢谢!(掌声)

(二)反自自人:

当您上车运用交通工具这个自然科学的成果时,您一定要注意交通规则这个社会科学的规范,它可比那个车这个自然科学更重要。现在我总结对方所犯的几点错误。第一,连定义都没有,的确是动态得够有弹性了。第二,对方告诉说,比较的方法是停住一方看另一方,姑且不看这个方法到底是不是针对发展知识经济而言,就算按这个方法,如果我们停住社会科学去发展自然科学,我们会看到什么样的景象呢?现在的互联网上就会出现出售制造原子弹技术的。如果您不通过发展我们的法律制度去适应我们的知识经济时代,您到底要让我们地球变成什么样的原子弹造成下的火球呢?第三,对方在告诉我们说,一个静态,一个动态,因为这样的经济规律已然存在,几千年前看不见的手就已经存在。我想请问对方辩友,经济规律的存在与我们认识经济规律运用经济规律这两者能等同起来吗?请对方辩友告诉我,是已然存在的东西它先天而存在,还是我们要用人来利用它更好为知识经济服务。请对方辩友利用最后的时间告诉我们,什么样的自然科学比我们发现知识经济规律、发展知识经济的战略,建设新经济的体制更加重要?谢谢!(掌声)

七、总结陈词

(一)反方三辩:

首先让我来指出对方的几个问题。第一是概念问题,对方始终都没有告诉我们知识经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这三个对今天辩题非常重要的概念是什么。倒是对方今天肆意歪曲社会科学的概念。他们认为社会科学规律只摆在那里,社会科学只是发现它而已,可是自然科学规律又是从何而来,自然规则难道不是摆在那里,自然科学去发现的吗?谁能创造一个自然规律给大家看呢?第二就是标准问题,对方告诉我们,每一项自然科学的成果都卜匕我们发现社会科学的规律更重要,可是他们从头买,尾都没有告诉我们,有哪一个确实是这样的成果。第三是理论和事实判断的问题。对方告诉我们这个知识经济从无到有是由于信息技术和电脑网络的出现。可是这充其量也只能正明在知识经济的产生过程中,自然科学十分重要。可是我们今天论述的是知识经济的发展问题,发展是从低到高,从自在到自觉的问题,这个问题要不要社会科学发挥更大的作用呢?

下面请允许我总结我方观点:

第一,知识经济是一种全新的经济形态,要保障它健康有序的发展,社会科学更重要。如果说自然科学能够带来便利,那么社会科学提供的是一种秩序。经济学研究资源的分配,国家战略才能顺理成章;管理学强调系统的整合,分散的要素才能形成集合的力量;社会学、,心理学关注人的行为,人与人之间方才默契配合;法学、政治学提供制度体系,知识经济才有了运行的规范和根本的保障;教育学、人才学传播理念造就栋梁,我们知识经济方能深入人心,知识经济发展动力方能渊远流长。哲人告诉我们,规律就是一个事物内在的秩序。发展知识经济,我们利用社会科学发现并认清掌握规律,建立并完善我们的秩序,其目的作用乃是高瞻远瞩,纲举目张。

第二,我方从来不否认自然科学的作用,但自然科学本身并不能产生推动知识经济发展的动力。因为科学技术的成果可以在实验室里“独善其身”,只有通过社会科学的转化方能“兼济天下”,自然科学这把双刃剑要想更好地为我们人类服务,必须要遵从社会科学中伦理学和文化人类学的有效规范。

第三,要提醒对方的是,不要以为更直接的东西就更加重要,我们看到诸多历史现象的背后,国家兴亡的背后,恰恰就是制度与文化的力量。更不要以为社会科学就是虚无缥缈,纸上谈兵。在工具理性之上的永远是我们人类价值理性的智慧之光。谢谢!(掌声)

(二)正方三辩:

在发展知识经济当中,两种科学哪个更重要,当然离不开提出一个公正客观的比较标准。但在今天辩论中,对方始终遮遮掩掩,一直不比较,我只好再给大家比较一下。我们说,两种科学都在变,然而,要谈在变化之中哪种对发展知识经济作用更大才是得出结论的前提条件。我们看到,社会科学不变化,只要自然科学有更新,知识经济就能发展;而站在对方立场上,自然科学不发展不变化,运用原有社会科学能发展出今天一直更新变化的知识经济吗?显然不能。而对方的立论基础一个就是说要有教育体系,我想请问,孔子在两千多年前就有弟子三千,教育不可谓不发达,为什么发展不出一个知识经济呢?原因很简单,因为自然科学水平受到历史局限。站在当今历史前沿,我们的自然科学已发展到现代自然科学阶段,它已达到科学技术化,技术科学化地步。再看看对方辩友所谓发现规律这一说,我们知道,现代的自然科学规律是要去发现,而知识经济的发展更来源于发明与创造,一种全新管理模式可以从其他国家加以引进和改造,但请问知识产权是否可以引进呢?显然不能。对方辩友的社会科学到底是什么?说来说去,其社会科学与景德镇瓷器那种静态经济有什么区别呢?买瓷器也要对方所提出的教育、市场甚至思想解放吗?可我们知道,根据市场规律可以在碗上改颜色、花色,发展经济,可是这是发展知识经济吗?产品知识含量不增加、不更新,论证来论证去也论证不出更重要。我方想请问,到底是社会科学改变了一种知识经济产品还是这种产品促进教育、科技等等而改变。管理本来为产品服务,又因产品而改变,于是对方辩友就说,这种服务变得更加重要,这是什么道理?今天,科学技术与科技人才早已成为发达国家竞争的主要资源。但站在历史前沿,我们只能说,发展知识经济,自然科学更重要,此外,别无他想!谢谢大家!(掌声)

作者:林欣浩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66eeca62a063
來源: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