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国辩】金钱是否是万恶之源(武汉大学VS马来亚大学)

 

正方:钱是万恶之源      武汉大学

反方: 钱不是万恶之源  马来亚大学 (胜)

一、陈词阶段

(一)正一蒋舸:

谢谢主席。各位评委,各位观众,大家晚上好。《圣经》中“失乐园” 的故事和中国先贤孟子的教诲都说明了人之为恶并非本性使然,而是外在的诱惑使人迷失了自己的良知。那么,外在诱惑如此之多,为什么偏偏是钱成为了万恶之源呢?

第一,钱具有与任何商品进行等价交换的现实合法性。一方面,钱既是财富的象征,又是一般等价物。它具有无限的效力,因此能煽起人的无穷贪欲。但是另一方面,每个人对于金钱的占有又都是有限的,无限的欲望根本不可能得到满足。正是金钱这种效用无限性和占有有限性之间的矛盾,使它比其他任何物品都更能激起人心中的非分之想,从而使人迷失良知,堕人邪恶。

第二,钱不仅可以在商品领域呼风唤雨,而且可以使非商品也商品化。它不仅是物质财富的象征,而且成为了精神价值的筹码。权力、地位可以用钱购买,贞洁、名誉可以公开出售,人性、尊严被待价而沽,甚至天理、良心也染上了铜臭之气。莎士比亚早就揭露道:金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的变成尊贵的。正因为金钱具有如此混淆是非,颠倒乾坤的无边法力,它才成为了滋生种类繁复,数量极多的罪恶肆意蔓延的深刻根源。

第三,人对钱的崇拜还异化了人与钱之间的关系。钱本应是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一种工具,但在现实中,却被人们当作了顶礼膜拜的上帝。因为钱,人们迷失于这光怪陆离的物欲世界;因为钱,人们丧失了内在良知却还浑然不觉;还是因为钱,人生价值和人性尊严都被当作了牺牲品(时间警示)供奉到了拜金主义的祭坛之上。人创造了金钱,却又对自己的创造物顶礼膜拜。当钱从手段上上升为目的的时候,人却从主人沦落为了奴隶。诚然,是有人能在金钱面前保持清醒,但是这是因为他们主观上有道德良知的呼唤,客观上又受到社会规范的约束。正如我们不能因为有人对病毒免疫,就否认病毒是病的根源一样,我们也不能因为有人能在灯红酒绿面前洁身自好,就否认钱是万恶之源。钱作为工具,的确可以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但问题就在于现实中,它已经被人们当作了目的本身在看待。但是,当崇尚自由的人类精神已经被缚上了黄金锁链的时候,他还能自由飞翔吗?谢谢。

蒋舸的一辩陈词中对己方观点有以下陈述:

1、人的本性并不是恶的,而是因为外在的诱惑所产生。

这一点首先将恶从“人”的天性中剥离出来,根据是儒家的学说,合理与否勿论,因为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如果不这样定性的话,己方的观点更难搭建起来。

2、从金钱的特征进一步论述金钱这个外物为什么可以诱惑人为恶:

(1)工具性:金钱作为等价物的工具特征可以唤起人们无穷的贪欲,因此引发良知的迷失。

(2)因为工具性而引发的目的性:金钱在现实中的强大力量,促使人与金钱的关系发生异化,使人们将其作为追求的目的,促成恶行。

在这里我有一个小小的疑惑:在我看来,作为万恶之源的“万”字,无疑是整个正方立论的核心概念,为什么没有在这里提出呢。

难道是疏忽吗?我个人认为可能性不大。

要知道:武汉大学此前“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是否可以并行”的预赛中,同样是一辩的蒋舸却直接开宗明义:明确的将“并行”开始就陈述了出来,就此看来,或许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

这是故意没有说,可能是一个战术安排,留一个后手棋,等对手进攻的时候再予以回应。

那么,他们的对手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二)反一陈勋亮:

谢谢主席。大家晚上好。对方辩友刚才告诉我们,钱之所以是万恶之源,因为她把钱等同于目的了。那我想请问二辩一个问题,我今天奉公守法地去追求钱,钱也可是我目的了,请问钱成为万恶之源吗?第二,对方辩友告诉我,钱有时不是万恶之源,是因为有法律的制约。我想请问各位,法律是制约钱不赚,还是制约我们行为的准则呢?如果是制约行为的准则,那钱还是万恶之源吗?

接下来,且让我开宗明义,解释一下辩题的几个重要定义吧。钱其实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产物,它是一个不具主动性的交易媒介。而恶则是一个价值上的破坏,行动上的破坏。而我们所谓的源,就是事情的起源和根本。《辞海》这本书就告诉我们,所谓的万恶之源就是一切恶的根源。而我们今天不想在辩论场上为了定义做这无谓和无休的争执,所以必须回溯原点。而我们知道,“钱是万恶之源”其实源自于英文的一个俗语,请恕我用英语来说:Money is the root of all evils。这其实是源自于《提摩太》第六章第十节。他告诉我们,其实钱是一切全部恶之源。所以对方辩友要告诉我们钱是万恶之源,就得告诉我们,其实一切恶的根源是由钱导致出来的。我方认为,不是。因为钱根本就无法达至是万恶之源的两个特性:第一,它无法告诉我,钱如何全面性地涵盖一切恶源。第二,钱不能够具有源的根本性。如果对方辩友说,钱是根本的话,钱是万恶之源的话,那就请你解答我方以下的四大疑问。

第一,世间上的恶可是成千上万,难道用单一的钱就可以解释所有的恶吗?强盗杀人放火也许是为了钱,但难道今天家庭暴力、虐待儿童,甚至是种族大屠杀都是为了钱吗?

第二,今天钱的起源其实是错综(时间警示)复杂的,我们无法将它归类成一个共同的源头。我们知道独裁者排除异己,可能是为了钱,但难道他就不可以为权势、地位,或是愚昧吗?可见如果以钱作为万恶之源,是有点以偏概全之嫌。

第三,今天萨特这位哲学家就告诉了我们,人具有自由意志,人是有选择的权利,因此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而做出一切的责任,我们不应该把一切的恶的罪行都怪罪于钱上。同样是钱,但是为什么君子求财却是取之有道,小人求财却是偏偏喜欢偷盗呢?可见,关键根本就不在于钱吧。

第四,今天如果钱是万恶之源,为什么有人会用万恶之源来行善呢?陈六水先生创办了南大,而我们看各地的华人也在华东的大水灾时候慷慨解囊。如果钱是万恶之源的话,那么到底这个恶源(时间到)如何结出善行呢?谢谢各位。(掌声)

反一的陈词则做出了以下的论证:

1、明确概念:钱:不具有主动性的交易媒介;恶:一种破坏;源:起源。

2、关键概念的界定:万恶之源是一切恶的根源。出自《辞海》

关键还在于这个“万”字的定义,反方明确的将其定性为“一切”,那么在这个概念的基础上,对正方“金钱是万恶之源”的观点明确定性为全称命题:金钱是万恶之源=所有的恶的根源都是金钱。

这样一来,反方就将自己放在了一个很有力的位置上。他们可以提出第一个反驳角度:有的恶的根源不是金钱,从而达到反驳对方的目的,一辩的陈词中特别引出了杀人放火等实际例子。

3、反方并不满足于此,他们继续提出了第二个反驳角度:金钱不具有源的根本性:

(1)钱起源之前的恶缘何而生。

(2)恶的关键在于人的选择主动性。

(3)钱的工具性亦可为善。

从反一的陈词来看,我的个人感觉是:

反方的陈词好像论证较少,反驳更多,这似乎与我们所习惯的一辩陈述观点的职责并不相称,反而是从一开始就咄咄逼人地进攻。

而且,他们在理论论证上更多的是一笔带过轻描淡写,以事例取代详尽的解释,并且利用此事例向对手提问,这种含糊其辞瞒天过海的陈词方式不仅怪,且具有很强的掩饰性,让对手摸不着己方的要害所在,并且具有进攻性。

在这里稍稍说点题外话,从近几年的海峡两岸杯观察来看,海峡那边的同行们似乎很精于此道,曾经有位台湾辩友说:大陆的辩手更习惯于坚持己方理论,非大陆的辩论队伍更擅长攻克对手的立论。

不过,按在下愚见:海峡那边的辩友并非是擅长攻击,而是在于他们更习惯于用这种含糊其辞瞒天过海的陈词战术,虚虚实实,让对手一头雾水,无从下手,如果贸然进攻,很容易落入圈套,为其所制。

好,题外话先到这里,我们继续来分析双方接下来的陈词:

(三)正二袁丁:

谢谢主席。大家好。对方同学有四大问题,可惜一个前提错了。他们告诉我说,《辞海》中,“万”是一切。可是我方也查过《辞海》,无论是《辞海》、《辞源》,还是《说文解字》,“万” 从来就没有一切的意思。对方同学用的是不是盗版呢?不过盗版也是钱造的恶呀!(笑声、掌声)对方同学,我们再举一个例子,我们说一个人经历了千辛万苦,是不是说他要经历一切的苦呢?那这个人肯定不是男人,因为男人再苦也没有受过女人生孩子的苦;不过他也肯定不是女人,因为女人再苦,也没有受过男人怕老婆的苦。万是一切吗?(掌声)

其实,钱是万恶之源,就是说钱能够产生数量极多,而且品种繁复的恶行。这一点,历史早有明证。

想当年,罗马帝国雄踞一方,征服给帝国带来了荣耀,也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但是很快,原本纯朴的罗马人就拜倒在金钱的脚下,沉迷于声色犬马的放荡之中,而帝国终于也在这种腐朽和堕落中分崩离析。中世纪时,天主教徒也曾一度以洁身自好而骄傲,但是金钱的魔力终于还是突破了道德信仰驻扎的地方。为了钱,教皇约翰22世居然公然为世上的罪行标上了价码。你犯了偷盗的罪吗?没关系,只要三个金币就可以不受惩罚。你犯了奸淫的罪吗?不要怕,五个金币就可以高枕无忧。即便你犯了杀人的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七八个金币就可以保证你的灵魂照样上天堂。《圣经》里说,让有钱的人入上帝的国比让骆驼穿过针眼还要困难。然而在利欲熏心的人看来,却是天堂大门朝南开,有德没钱,您就别进来。(掌声)

到了近代,社会进步的阳光普照大地,然而金钱罪恶的阴影却依然挥之不去。因为钱,热爱自由的美国人却迟迟不肯把自由给与黑人奴隶;因为钱,标榜平等的荷兰人却要强迫东方国家和他签定不平等的条约;还是因为钱,高唱博爱的法国人却偏偏忘了把爱给与终日劳作,却依然食不果腹的数万童工。

事实(时间警示)胜于雄辩。一部西方文明发展史就这样清清楚楚地向我们表明了金钱化神奇为腐朽的巨大魔力。

无独有偶,在东方,无论是古巴比伦王国,还是阿巴斯王朝,不都是由富甲一方走向了荒淫颓败吗?而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一个满腹道德文章的读书人,其最高理想却也不外乎“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这已经是赤裸裸地把人生看作一场金钱的交易了。因而才会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民谣。当金钱的魔力使人把羞耻之心和报国之志都抛诸脑后的时候,我们还能说钱不是万恶之源吗?我们已经不用再费解,为什么一个文明古国却会数千年都深受腐败之害。

古人云:“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面对着东西方的历史,我们不禁要问:金钱,究竟有多少罪恶由你而生,究竟有多少盛世由你而亡?谢谢大家。(掌声)

正二袁丁一开场就明确了本方对核心概念的定义:“万”代表很多,不代表一切,并且通过男人女人的例子对这个概念进行了有力的维护。

这样一来对此前本方一辩进行了补充,并且在此基础上将己方的立论从一个全称命题变为特称命题:

钱是很多恶的根源,不是一切恶的根源=有些恶的根源是金钱。

这样也使本方转换的余地增大了一些,在本方辩题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也只好这么立了。

随后,正二接下来通过各种史实进一步论证了“有些恶的根源是金钱,而且数量不少。”

到二辩陈词的环节,正方对己方的体系贯彻的很好,显然没有被对手咄咄逼人的进攻所乱,颇有几分任你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那么,他们的对手又是如何表现的呢?

(四)反二陈锦添:

谢谢主席。大家好。一粒苹果,你不管再怎么切它终将也只能是一粒苹果。今天对方似乎为我们举了很多种的“恶”,但其实就只有一种,那就是贪钱。而世间的万恶真的就只有贪钱一种吗?而今天对方说,今天“万”不叫作“全”。那我想问对方辩友,今天我说“你万万不可同意我的立场”,是不是说,你大部分时候不同意,偶尔可以同意一下呢?(掌声)而今天对方主辩的逻辑很有趣。他今天告诉我们,因为对金钱的追求是无限的,而对财富的占有却是有限的,所以金钱就是万恶之源了。那既然我说,我对道德的追求也是无限的,可是我所拥有的道德也是有限的,所以道德也是万恶之源吗?(掌声)照这样的逻辑,今天健康也是万恶之源,今天,爱情也是万恶之源了。(笑声、掌声)

OK,继续阐述我方立场。我方认为钱不是万恶之源。为什么呢?因为钱无法全面性地涵盖世间所有的恶。根据人类学的研究,我们知道恶的形态主要分为四大类,而其中有三大类就跟钱完全没有关系,另外一类,对方已经帮我说了。我们说,信念极端之恶。1995年的时候,在东京的地铁站发生了毒气的事件,结果造成了12人的死亡,5500人进入医院治疗。而我们更看到,十字军东征的时候,不只是成年人受伤害,而很多无辜,手无寸铁的妇人和小孩躲在教堂里面,结果也被活活地烧死。我们看到这种死伤流血最多,死的人也最多的案例,难道不在对方所谓的万恶里面吗?如果在万恶里面的话,那跟钱到底有什么关系呢?请对方二辩待会儿稍微浪费一点时间为我解释一下。

我们看到情欲的过分宣泄。在美国有这样的一个案例,有一个妇女趁她丈夫熟睡的时候,竟然用西餐刀狠狠地把她丈夫的子孙根给切下来了。我们说这种惨案的发生,到底是因为(时间警示)家用给的少,还是因为仇恨呢?而我们更看到,大马有一个痴心汉,因为他的女友另结新欢,结果,他就把他的女友分尸13段。这个恶的导因到底是因为他内心的仇恨——他内心本来这种憎恨,还是因为他的女友没有给他分手费呢?(笑声、掌声)

我们更看到,第三,价值的非理性违反。我们知道,今天不忠、不孝、不仁等等,都是恶。可是我们看到,吴三桂让清兵入关,他为了是陈圆圆,而不是美元。(笑声)而今天我们更看到,今天如果你走在路上,你看到一只狗,你踢它一脚,你看到一只猫,你踩它一下,到底这是因为你有暴力倾向,还是因为那只猫和那只狗欠你钱呢?(笑声、掌声)

所以我们知道,今天综上所述,世间的很多恶决定都不在于钱,钱不能引导恶的出现。钱到底能是万恶之源吗?如果真的是万恶之源的话,请对方解释种种以上的恶到底跟钱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谢谢。(掌声)

1、要知道“万”毕竟是核心定义,这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自然反方要寸土必争,反方也利用了一个例子反驳了一下正方的定义。

2、随后的反二陈词确实很有看头的:

我们前面说过,除了几个概念,反一证的很少驳得更多,这样也容易引发他们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如果金钱不是万恶之源,那么什么是万恶之源呢?

这让反方有点麻烦,毕竟他们的战术就是限制对手,将其限制在“金钱是一切恶的根源”之中,如果贸然说出其他的事物,也容易被对手攻击,但是,如果没有个说法,又显得逻辑上有漏洞。

于是,反方提出了“人性引发恶”这个主体,通过一辩的对“人的意志自由性和可选择性”作为前提,随后二辩则进一步进行了解说:

1、人的极端信念引发恶。

2、人的情欲过分宣泄引发的恶。

3、人对价值的非理性违反引发的恶。

聪明的是,反方并没有将“人性引发恶”直接提出,因为一但提出,也容易引发对手对“人性如何被引发恶,是否因为外在诱惑”的提问,所以他们继续通过含糊其辞瞒天过海的陈词方式予以演绎:

在谈到人的“极端信念”“情欲宣泄”“价值违反”时,反方用的概念是“恶的形态”,躲开了对问题的直接回应,同时又对恶的起源的多样性进行了很好的阐述,并且对这三点并没有详尽解释,依旧采用了事例解释的陈述手法,既使对手摸不着头绪,又可以连续进攻。

并且避开了对“人性引发恶”的直接提出,我们仔细看来,这三种形态哪一种又不是根源于“人性引发恶”这个主题呢,这样一切恶只要和人性沾点边就可以为反方所用,当然和人性不沾边的恶也不太好找。

这样一来就使反方原本有优势的战略空间更加扩大。

到目前为止,反方不仅继续完善己方观点,同时对正方步步为营继续进攻。那么正方三辩的反映又如何呢?

(五)正三余磊:

谢谢主席。评委,各位好。对方同学的问题我会一一解答,请不要着急。首先,对方二辩告诉大家,“万万不可”表明的是一切的意思。您搞错了。“万万不可”的“万” 字是一个副词,我们今天说的“万恶之源”的“万” 字是一个形容词。您把副词和形容词来做类比,是不是叫作“把马嘴安到牛头上”呢?(掌声)对方同学今天要我方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邪教,问题在哪里。可是您知不知道,您举的那个麻原彰晃的例子,麻原彰晃的一根头发卖给他的教徒要卖30000日元,一杯洗澡水要卖50000日元,他嘴上不说,心里想的还是钱哪!(掌声)其次,对方同学谈到了家庭暴力。让我们想一下,家庭暴力大多数是男人打女人。男人打女人时候说什么?“我辛辛苦苦赚钱养家,你还不好好伺候我!”还是钱哪!(掌声)第三点,对方同学还谈到了仇恨。让我们想一下,仇恨是什么?中国人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可是现在有的人没有钱可以卖老婆,有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父亲,还不是仇恨吗?最大仇恨都是由钱而引起,对方同学还能否认钱是万恶之源吗?(掌声)第四点,对方同学还提到了吴三桂,他说吴三桂是为了陈圆圆。这样的借口对方同学能相信吗?如果吴三桂真的是为了陈圆圆,他清兵入关之后已经作了云南王,陈圆圆也已经到手了,为什么还要高官厚禄,心里还不放松,还要做皇帝呢?还是为了钱哪!对方同学以上种种例证都不能证明,如何否认我方观点呢?(掌声)

刚才我方二辩……谢谢。刚才我方二辩已经从东西方的历史给大家证明了钱是万恶之源。现在,再让我们来看看这个现实的社会。我们可以看到,在政治领域,因为对金钱的崇拜导致人们对权力的追逐,而一旦获得权力,又以权力为工具来攫取金钱,从而形成了对方同学深恶痛绝的权钱交易;在经济领域,由于金钱的巨大魔力,导致人们违背自己的天理良知去(时间警示)制造假冒伪劣,牺牲自己的恻隐之心来打击竞争对手,甚至在面对冰冷的绞刑架时,依然能够表现出飞蛾扑火般的莽撞与冲动;在日常生活领域,同样因为钱,一些人可以杀人放火、抢劫绑架、拐卖人口、贩卖毒品,这些活动,哪一样没有深深地打上金钱的烙印呢?面对金钱造成的骇人听闻的一切,如果对方同学还能告诉大家钱不是万恶之源的话,我只能用巴尔扎克的一句话来与对方共勉:金钱无孔不入地渗透到我们的社会当中,他控制了法律,控制了政治,控制了经济,控制了道德。当我们的一切为金钱所控制的时候,我们将何去何从?谢谢各位。

作为一名辩论爱好者,我很钦佩余磊的反应和勇气,不过,却也有些异议,这个异议并不成熟,很荣幸和各位辩友共同探讨:

我的感觉是,如果说此前的正一正二的陈词还是扼守底线稳步前进的话,余磊似乎有点着急了:

最初,他也继续维护了一下“万”的定义。

但是接下来他针对对方的“邪教的恐怖事件”“家庭暴力”“不忠不孝”等事例进行了一一回应,提出对手的提出的这些现象都是由金钱引起来,似乎是硬碰硬,不仅好看,且观赏性强,不过很可惜,他的这些回应却严重偏离了本方的整个理论体系:万不是一切,有些恶的根源是金钱。

更要命的是,这种回应从反面恰恰是肯定了对手的对本方的定性:万是一切,所有恶的根源都是金钱。

再稍稍说点题外话吧:

很多朋友对这次比赛的胜败都提出过个人的想法,争议很大,我这里有点看法请大家斧正:

我认为:余磊的陈词恰恰是正方武大失败的开始,他的贸然出击不仅搅乱了己方阵线,偏离了整体框架,并且落入了对手所画好的陷阱,但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在于他的行为也给其他的队友带了一个很差的头。

可能会有辩友提出质疑:难道这种直面应对的勇敢不正是精彩所在吗?

我想说的是:辩题本就不利,从前面的陈词分析来看,不难看出,对手的战略空间又比武大要广阔的多,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应该谨慎扼守己方阵线,毕竟与反方相比,正方武大是个穷人,一位伟人曾经说过一句话:“要比宝,那也是龙王跟龙王比宝;叫花子和龙王比宝,比得了吗?”

正是余磊的勇敢埋下了武大失败的伏笔。

在这里可能有点感情用事了,如果用词不当伤害了有些辩友,我深表歉意。

(六)反三陈政鞃:

谢谢主席。首先对方要我说,“万”是一个副词,还是形容词。那形容词可多得很哪!什么叫万全之策,万无一失?什么叫万有引力,万物之灵呢?这些“万”难道不是指全部,难道是指有例外吗?第二,对方今天逻辑点其实很简单。告诉我们,因为钱有诱惑力,所以钱就是万恶之源。可是我们知道,女性的美对男性来说也有一种无限的诱惑力。难道男性侵犯女性的时候,我们可以说女性的诱惑力、女性就是万恶之源吗?(掌声)第三,对方从一辩到三辩形形色色告诉我们种种关于恶的类型,其实总结一句,就只有一个贪钱而已。但是贪钱,恶在于贪,还是在于钱呢?如果说恶在于钱的话,那么我告诉你,人类不只贪钱,还贪吃,贪喝,贪睡觉呢。那么,食物啊,睡觉本身难道又是万恶之源吗?(掌声)第四,对方今天谈万恶之源,但是谈来谈去总是漏了一些,包括种族屠杀、宗教冲突、恐怖主义、社会暴力等等。对方的万来万去,为什么就不谈这些流血最多,伤亡最重的恶行呢?对方这种以偏概全的立论能够被大家接受吗?

接下来,我方认为,钱和大多数的恶都没有关系。但是以根本性而言,即使跟钱有关系,钱也未必是恶的必然导因。第一,以钱为目的,未必就让人去行恶。同样是追求金钱,有人奉公守法,安分守己;有人作奸犯科,不择手段。关键不在于钱,而在于人追求钱的方法和手段。今天,主办当局设定10000元的冠军奖金,难道是诱惑我们去行恶吗?不,(掌声)追求金钱不是恶,不择手段追求金钱那才叫是恶。第二,以钱为手段就未必导出恶的结果。如果说钱是万恶之源,大家想一想看,恶的根源为什么会结出善的果实呢?今天我以“万恶之源”来奉养我的父母,今天慈善机构都会以“万恶之源”来救苦济贫,新加坡政府更以“万恶(时间警示)之源”来建设国家,这难道是在行恶吗?可见不是噢。那么对方是不是已经默认了,其实是人的行为决定了钱的善恶。那时钱还怎么可能是万恶之源呢?(掌声)第三,以钱的本质而言,钱没有主动能动性,钱是一个没有意识,没有生命力的东西。对方把一切罪行都归在于钱,这对钱公平吗?那小偷就会说:哦,我偷钱的时候,不要怪我,不是我本身有贪欲,而是那个钱太吸引我了,要抓抓钱,不要抓我啦。(掌声)这样子不负责任,能够被大家接受吗?第四,恶的出现在先,钱的出现在后。请问大家,在还没有钱出现之前,世上难道就没有恶行吗?原始人的时候,在还没有钱的出现的时候,他们看到饿了,就杀掉同类;看到性欲来了,就侵犯异性。这样子的恶又是什么钱导致出来的呢?因此,恶在先,钱在后,钱又怎么可能是万恶之源呢?谢谢大家。(掌声)

反三继续争夺“万”的定义,这点无需多疑。

他的反驳继续承接了本方的攻击线路,尤其是承接了本方一辩:

1、有些恶的根源不是金钱:例如 对女性的犯罪和恐怖主义等

2、金钱不具有源的根本性:

(1)无论是钱的工具性还是目的性,都不是恶的本源,因为钱是死的,人是活的。

(2)同样,因为钱是死的,人是活的,在价值上提了一下:对方的金钱是万恶之源也有利于人们为金钱犯罪而为自己开脱。

自由辩论:

这场比赛有很多说法,武汉大学赵林教授在他的时候总结中,认为最终失利的原因是输在了最后的四辩陈词上,可能我对此不敢苟同,我个人认为:武汉大学恰恰是输在在自由辩论上。

现在不妨将双方的攻防体系做个简要概括:

正方:

1、万:很多,不代表一切

2、有些恶的根源是金钱

3、因为人的本性是纯净的(或者说人性本善),因为受到外在的诱惑为恶。

4、金钱的特性引诱人们为恶。

反方:

1、万:代表一切

2、给对方的定性:所有恶的根源都是金钱

3、有些恶的根源不是金钱:例如信念极端之恶(邪教)、性欲过分宣泄之恶(强奸)、价值非理性违反之恶(不忠不孝)

4、金钱不具有源的根本性:例如:钱是死的,人是活的;作为目的和手段可以行善;

5、恶的根源性:人性使之为恶,进攻方向:金钱产生之前,恶是哪里冒出来的?

二、自由辩论:

(一)第一阶段:

正方周玄毅:对方三辩刚才谈“贪”,请问“贪”字怎么写?上面一个“今”,下面一个“贝”。“贝”是什么意思?还是钱嘛!我请问对方辩友一个你也很熟悉的问题,所以请不要回避。请问印尼前总统苏哈托,是什么力量使他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不可以两全的呢?

反方胡渐彪:是他个人的贪念。我想苏哈托却不会说,由于是钱的诱惑,我个人无罪吧。我倒是对对方一辩提出的整个立论架构很有兴趣。她说今天人为恶不是本性使然,是钱诱惑他的。那我想请问对方辩友,那钱还没发明之前,世界上有没有万恶呢?

正方余磊:原始社会到底有没有恶,伦理学上有争议。但是没有争议的是什么呢?是钱产生之后,恶的种类,恶的形式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犹如“黄河之水滔滔来,奔流到海不复还”哪!(掌声)

反方陈政鞃:对方认为在原始社会钱还没有出现的时候,那种伦理还有争议。真的是有争议吗?难道肚子饿了就杀掉同类;看到性欲起来就侵犯女性,这种罪恶还叫作有争议啊?

正方袁丁:这叫作动物性,根本就不是人的善恶嘛。对方同学刚才对苏哈托的问题,告诉我们是贪念,贪什么呢?贪钱。我再请问您,又是什么力量使得色情网站如洪水猛兽一样打击东方各国原本纯朴的本土文化的呢?请正面告诉大家吧。(掌声)

反方陈勋亮:所以其实对方辩友是告诉我,人在钱还没有出现之前,是兽性。也就是钱还没出现之前,人根本就不是人,人是动物。这样的逻辑大家可以信服吗?(掌声)

正方蒋舸:对方没有回答我方二辩的问题。那我还要请问您一个熟悉的问题了,是什么力量使得马来西亚的球员在联赛中愿意把球往自己的球门里面踢呢?

反方胡渐彪:一场辩论赛,我们说要讲事实,摆道理。对方辩友空摆事实,不讲道理。您的立论明明告诉我们说,人的本性根本没有恶这一回事,那是你的立论基础,为什么你又告诉我,人有动物性这种恶的本因呢?

正方余磊:动物性等于恶吗?请大家想一下。对方辩友看到一只老虎吃兔子,会告诉大家这个老虎多么的恶。这个恶是我们社会评判的标准吗?对方辩友善恶的观念根本就是界定错误嘛。(掌声)

反方陈锦添:我想请问对方辩友,对方说人没有恶的本性,那请问,贪婪是不是恶的本性?是不是人的本性呢?

正方袁丁:我方已经说了,连“贪”字下面都有个“贝”字,那不是表示对钱的贪欲吗?(掌声)对方同学请你告诉我们,马来西亚的球员为什么要把球往自己的球门里踢?对方同学恐怕不是不知道,那是因为赌球,赌球是为了什么?为了钱!

反方胡渐彪:有一个“贝”字,就是为了钱。那我们今天“辩论员”的“员”字下面也有一个“贝”字,你是说我们大家都是贪钱的人喽?(掌声)

正方余磊:首先告诉对方同学,在中文的语言当中,目前的“员”字当中没有一个“贝”字。还要告诉对方同学,对方同学说,今天的奖杯有10000块钱,我们会不会去贪呢?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受过教育。而且还要提醒对方同学,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没有恶的存在。没有恶的存在,对方同学还要讨论恶之源,是不是叫作“没有牙齿的老太太嚼牛筋——白费口舌”呢?(掌声)

反方陈锦添:对方说到教育,我倒想问对方一个问题,今天你教育,是教育人,还是教育钱呢?(笑声)

正方周玄毅:对方同学,您的四辩告诉大家说,我方不谈逻辑,光谈事实。可是事实您一个都没有解决呀!您不愿意说赌博的问题,那好,我们就谈谈毒品犯罪。请问您,毒品犯罪背后的推动力量究竟是什么?

在这个阶段,武大的进攻很明确从“有些恶的根源是金钱”迅即发动了攻势,事例也很丰富,反方初期还用了“人的贪念”(这也是他们体系中的一个防线)进行了防御,但是终归顶不住对手的连环进攻,对武大的多数问题回避不答,最后胡渐彪都狼狈不堪地说出“你们空摆事实,不讲道理”,足以看出当时的武大对马大所形成的强大压力。

随后,马大从“金钱产生之前,而从何来”,进行了反击;这个方面显然武大是有备而来,直接抛出了“动物性”与对手周旋,马大的这次进攻效果一般。

在我看来:如果武大能够按照这个趋势一直打下去,很有可能会赢。

不过,世事难料,赛场如战场,第二阶段风云突变。

(二)第二阶段:

反方陈政鞃:如果要谈事实的话,我想人类最悲剧的一个事实就是在南京大屠杀的时候。请问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日本人蹂躏我们的中华女性的时候,他是为了钱而这样子做的吗?(掌声)

正方余磊:按照对方辩友的观点,日本人侵略亚洲各国,为的不是经济利益,为的是建立“大东亚共荣圈”。这样的借口,我们能接受吗?(掌声)

反方陈勋亮:对方辩友别,对方辩友别忙着扣帽子。如果经济发展就是万恶之源的话,那新加坡经济蓬勃发展,不是可把恶源给堆得越来越多了吗?对方辩友,请你回答我方的一个例子吧,如果钱是万恶之源,那到底钱跟东京的杀林毒气案件有什么关系呢?

正方周玄毅:经济发展新加坡的确做得很好。可是日本的经济发展比新加坡做得更好啊!他还不是一阔脸就变说,反正我现在有钱了,我根本就不承认我侵略了东南亚各国啊!(掌声)

反方陈锦添:日本侵略,经济发展,是不是恶呢?

正方蒋舸:我方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关于日本的问题,那日本现在还给了慰安妇一点钱,就说他们是自相情愿。那么对方辩友,有一点钱就敢于把自己的恶都否认了,恶而不自知,恶莫大焉。

反方胡渐彪:对方辩友说到日本人篡改历史,我就一肚子气。我想请问,这种不顾事实,掩盖历史的现象,这种恶是钱带来的吗?(掌声)

在我个人看来,这个阶段是整个自由辩论的转折点:

马大提出了“南京大屠杀”,显然此前的不顺利,让他们快速回到了自己的主攻方向上来“有些恶的根源不是金钱”,并且打了一个组合拳:

“经济发展就是万恶之源的话,那新加坡经济蓬勃发展,不是可把恶源给堆得越来越多了吗?”这个后手拳完全契合马大的攻防体系中的“金钱不具有源的根本性”。

进展到这一步的时候,自由辩论开始进入了马大的节奏之中,因为在“日本”这个话题上,武大的空间并不大,此时当尽早脱身,可是自由辩论开始的顺利,以及陈词阶段余磊的表现,使武大脱离了自身的攻防体系,开始在这个问题上和对手开始针锋相对,希望能够一鼓作气拿下对手,可是这使他们距离自己的攻防体系越来越远,而距离对方“所有恶的根源都是金钱”的认定全套越来越近。

第三阶段:

反方胡渐彪:对方辩友说到日本人篡改历史,我就一肚子气。我想请问,这种不顾事实,掩盖历史的现象,这种恶是钱带来的吗?(掌声)

正方余磊:钱多,这叫钱多烧得慌,冲昏了头脑啊!对方同学,毒品的问题,请您告诉大家,是什么让毒犯舍得一身剐,敢把毒品扶上马?

反方陈政鞃:如果说钱多冲昏了头脑,我再问对方一个现实的例子,那日本人在砍杀一个人头的时候,他得到多少报酬呢?他在强奸一个少女的时候,他得到多少佣金呢?你告诉大家,是野性,是兽性,还是钱呢?

正方袁丁:按照对方同学的说法,是不是说他砍了一个脑袋,得到了一些钱,这个恶就不叫恶了?日本人可是这么说的,他说我愿意赔钱,只要你不再要我道歉了。

反方陈勋亮:请你们看,其实对方辩友来来去去还是谈一个例子,就是贪钱的例子。请问,今天我们贪的就只有钱吗?我方问了,色情的罪恶是不是万恶之源?我想请问对方辩友,到底强奸是不是万恶包括在内呢?

正方余磊:中国人说“万恶淫为首”。但是现在有了钱可以大摇大摆出入红灯区,还认为是风流快活。对方同学,把不道德的变成(时间警示)道德的,把不合法的变成合法的,还不能说明是万恶之源吗?(掌声)

反方胡渐彪:说到“万恶淫为首”,就要让我想到性侵犯。美国根据调查,每三位妇女就有一位曾经面对过性侵犯的这种侵扰。请问各位,这和钱有什么关系呀?

正方袁 丁:可是我也知道,美国现在每两分钟就有一次抢劫案,每三分钟就有一次盗窃案哪!(掌声)

这个阶段,马大已经稍占上风,在经过了第一阶段的狼狈,第二阶段的站稳脚跟之后,他们发现了一个现象:对手很喜欢正面接触自己的问题,而且已经不像开始那样进行连续性的整体攻击,于是他们开始了反击,这个反击依然没有脱离他们的自身体系:有些恶的根源不是金钱;频频从色情、强奸开始进攻,武大则开始就这个问题与对手纠缠,这偏离了本方的理论体系,也完全落入了对手的口袋阵中。

第四阶段:

反方陈勋亮:所以对方辩友说得好啊,又有抢劫案,又有强奸案。为什么今天你的万恶之源导致部分的恶呢?部分的恶等于万恶吗?请你论述一下吧。(掌声)

正方余磊:很简单嘛,对方同学“万”字概念界定错误。我方已经重申过四遍了呀!

反方胡渐彪:对呀,这个界定本身就是不看原典。请问你知不知道,这句话原典是来自《提摩太》第六章第十节呢?

正方周玄毅:我可以告诉您中文的原典在哪里?在这里。(举起《汉语大辞典》)《汉语大辞典》中,“万” 字一共九种意思,没有一种是“一切”。请对方辩友自己去查。(掌声)

反方胡渐彪:对方辩友(时间警示)把今天这个辩题断章取义,你只告诉我是一个“万” 字,不是“万恶之源”。成语、谚语、《辞海》也告诉我们,“万恶之源”所指是一切恶的源哪!(掌声)

这个阶段武大在“万”字的概念上和对手纠缠,效果不仅不理想,而且还浪费了时间,此时的武大开始有些乱了。

第五阶段:

正方蒋舸:对方辩友,刚才我方的问题您都不愿回答。其实犯毒是冰山一角,现在全世界的有组织犯罪,还有偷渡、卖淫、造假、洗钱、走私,请问其中哪一种不是为了钱呢?

反方陈锦添:毒贩有罪,还是钱有罪呢?(笑声)

正方袁丁:对方同学知道为什么毒贩都抓不到吗?因为有官员腐败。请问腐败是不是为了钱呢?(掌声)

反方陈勋亮:对方辩友没有回答我方问题,到底是毒贩有罪,还是钱有罪呢?

正方余磊:毒贩不是为了钱,难道是还为吸毒者服务的吗?他干脆无偿大派送好了。(笑声、掌声)

反方陈政鞃:按照对方逻辑,那么一个强奸犯强奸一个女人,是强奸犯有罪,还是那女人有罪呢?(嘘声)

正方余磊:对方同学今天的兴趣,对方同学今天的兴趣怎么只在强奸上面?(笑声、掌声)世界上那么主要的恶,您视而不见哪!

反方胡渐彪:所以对方辩友今天看万恶之源,只看抢劫。那强奸他们就认为不是万恶,那是大善吗?

正方袁丁:强奸当然是恶。可是我已经说了,现在有人有了钱就可以进红灯区,连强奸都算不强奸了,这是不是恶呢?(笑声、掌声)

反方陈锦添:如果强奸对方不能回答,那我就问你,校园枪杀案是不是说,杀了一个人我就可以得到很多钱呢?

正方余磊:因为新闻媒体播放暴力片,让天真无邪的孩子心灵(时间到)受到了蒙蔽。对方同学……不是为了钱吗?(时间到)

反方陈勋亮:那请对方辩友告诉我们解释一个事实的例子,美国校园枪击案,到底跟钱有什么关系呢?

反方陈锦添:今天破坏公物也不是为了钱嘛,可是破坏公物到底是不是恶呢?

反方陈政鞃:从波黑战争到以色列的种族屠杀,这种种族屠杀难道跟钱有关吗?那么给了他钱以后,这种屠杀难道就不会存在了吗?

反方胡渐彪:对方辩友也说“万恶淫为首”。那性侵犯和钱有什么关系?请您论证。

反方陈勋亮:如果钱是万恶之源,那创造(时间到)钱的恶……是谁呢?(掌声)

这个阶段的开始武大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体系上,可惜时间太短了,而且就是这少有的一点回归也是短暂的,因为两个回合后,再次跟对手开始探讨强奸问题。

自由辩论既然胜败已分接下来的四辩陈词则就是走个过场了,形式而已。

三、总结陈词:

(一)反四胡渐彪

谢谢。其实刚才一连串的争议都起源于对方一辩在开展命题的时候所犯下的几个关键错误。一开始他们弄下了两个前提,用这两个前提开展他们的立论。第一,他告诉我们,今天所谓的“万”不指全部。但是对方辩友这一种用《辞海》断章取义,只看一个“万” 字,不看“万恶之源”这四个字,是不是有点离题之嫌呢?对方辩友的第二个假定是告诉我们,今天人本身是没有恶性的。这个恶是从哪里来呢?是外在诱惑我出来。然后他们就告诉我们说,钱以后怎么重要,怎么诱惑我做恶事。我想请问各位,真的是人没有恶的本性吗?请大家抚着自己的良心,人类本身的贪婪,人类本身的那种兽性是从哪里来的呢?如果钱是万恶之源,那钱还没有发明之前,这种兽性跟贪婪性为什么就突然间不叫作恶了呢?

根据这两个前提,他们开展出三个论点。第一个,他告诉我们钱本身现在能够等价交换,所以钱是万恶之源。那我想请问各位,为什么钱能够有等价交换这种高尚的能力呢?是因为经济发展。按对方辩友的逻辑,是不是要告诉我们,经济发展其实真的是万恶之源呢?第二个论点,他告诉我们,今天钱能够成为一个人的精神价值。但是这真的是一个必然判断吗?今天一个丈夫殴打他的老婆,本身可能是因为工作上不满意,可能因为情绪的宣泄,这和钱有什么关系呢?第三,他告诉我们,今天钱本身是一个目的,是一个工具,因此是源。对方辩友其实这个已经有点阐述错误了,目的和工具不等于一个推导的导因。我们说目的和原因有什么差别呢?一者是说从哪里来,一者是说到哪里去。如果两者是等同在一起的话,那么目的和原因有什么差别。

对方辩友又告诉我们,今天钱本身是一个很重要的手段。是手段就说明它是一个中性的体,如果是中性体的话,我想请问各位,怎么还会突然间变成了万恶之源呢?对方提出了大量的例子,告诉我们说有很多人贪钱。姑且不论贪钱不贪钱的问题,我们只要看一看,这个贪钱本身只是众恶之中的一小部分,如何构成万恶?再者,如果我们说他里面的例子是贪钱的话,那么我请问各位,是钱是恶之源,还是贪是恶之源呢?对方辩友这种只看一半,不看另一半的做法能够让我们大家信服吗?

而今天我们认为钱不是万恶之源,不是我们想为钱多说好话,而是想给钱一个确切的定位。我们看得到,有人为了钱确然去做恶事,有人为了钱也去做善事啊!今天我为了钱奉公守法赚钱,但是与此同时帮助国家成长,是善是恶呢?如果这个万恶之源一时会推出善,一时又会推出恶,那它怎么还会是万恶之源呢?如果对方辩友告诉我们,这个钱能够推导出万恶之源,又能够推导出万善之源,那就是告诉我们,它有时是万恶之源,有时突然间又不是万恶之源。那您是不是一半论证自己立场,一半论证我方立场了呢?(掌声)

我们姑且把那善的一半掩起来不看,我们效法对方辩友,只看恶的那一部分好不好?就算在恶的那一个部分,人类学家告诉我们,在社会上出现的恶,基本上可以包含在四个层面:第一个本身所说的就是极端(时间警示)的信念带来的恶;第二个就是非理性价值的违反;第三个就是非分之情欲。像邪教啊,恐怖分子啊,塔利班毁佛事件,甚至到南京大屠杀,这些恶和钱有什么关系呢?还是对方四辩想告诉我们,由于这些恶都没有钱涉及在内,所以他们就突然间不是恶呢?那我突然间恍然大悟,原来日本人哪,他们篡改教课书是有根据的,那个不叫作恶,因为没有钱涉及在内。就算我们今天把这三个部分没有和钱有关系的恶都撇开不谈,我们只看有涉及钱的恶好不好呢?有涉及钱又怎么样?代表钱是万恶之源吗?诚如刚才所说的贪钱,钱是恶,还是贪是恶?对方辩友把“一”当作“万”的推论方式能够论证万恶之源吗?在数学上,把“一”当作“万”,本身就是一个推断错误;在逻辑上,以一当万,以偏概全,就不能够是一个有效的推论;在内容上,盖着一大部分,只看一小部分,就是以偏概全的诡辩,只看恶的那一部分,有关系到恶就当作恶(时间到)的源是来自钱,是第二……

(二)正四周玄毅

谢谢主席。大家好。的确呀,辩论是对于语言和文字的玩味。今天呢,我们也很欣赏对方四位同学玩味的能力。然而请问大家了,玩味的前提究竟是什么?是对于基本的概念有一个规范,有一个标准。今天这样一本最权威的《汉语大辞典》中告诉大家,“万”字一共有九种意思,五种是名词,一种是数词,还有三种分别代表极大的,极度的,极多的。因此今天我方只需要证明,钱产生了这个世界上种类繁复,数量极多的罪恶,我方的观点就可以得到证明。而对方同学今天告诉大家,我方要证明钱产生了世界上一切的,微小的,琐碎的,细微的罪恶。这是不是有一点“纸糊的月亮当太阳——偷天换日”的嫌疑呢?(掌声)而且我还要提醒大家,《辞海》是一本辞书,而“万恶之源”是一个短语。一个短语居然能在《辞海》里面出现,这是不是有些奇怪呢?

总结对方同学今天的观点,其实无非是说恶源于人的内心,源于人的本性。可是请大家想一想,什么才是人的本性呢?孟子说,“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有下也。”我们人都有是非、恻隐、恭敬、羞辱之四端,这才是本心,这才是本性。当心中有了恶念,就像是清澈的湖水里泛起了污秽。这污秽之源到底是湖水本身呢,还是外部的杂质呢?外在诱惑就是我们人心中的杂质,而金钱作为一般等价物,则是这种种外部诱惑的抽象化身,所以我们才说钱是万恶之源。

的确,是人类创造了钱,然而金钱的魔力却又使人们拜倒在它的脚下。当我们善良的本心被金钱所异化时,对方同学却把这被异化的本心当做了罪恶之源,这是不是有些欲加之罪呢?的确,金钱是人类的创造物,然而当我们发现这一个创造物能够购买到世界上一切的物质财富,染及人类最纯洁的灵魂时,它还仅仅只是一个创造物、一个工具那么的简单吗?当我们发现金钱反过来异化人的本性,奴役人的自由时,对方同学还能够否认钱是万恶之源吗?

事实胜于雄辩。今天,我们一起在历史中回顾金钱如何腐蚀了强大的罗马帝国和中世纪的天主教会,这个时候对方同学告诉大家,钱不是万恶之源;我们一起在现实中看到了,走私、贩毒、战争、有组织犯罪如何都是因为金钱而生,对方同学仍然告诉大家,钱不是万恶之源;我们一起看到了,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都在对于金钱的追求之中充满着血腥、暴力、仇恨与背叛的同时,对方同学仍然告诉大家,钱不是万恶之源。

此刻,就在对方辩友侃侃而谈为金钱进行辩护的同时,我们不知道在金钱魔杖的运转之下,又有多少奸商一夜暴富,有多少暴徒挺而走险。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用闪闪发光的黄金去引诱那些原本纯朴、善良的灵魂,又有多少灵魂在金钱的引诱之下一步一步走向堕落的深渊。面对着这一切的一切,我们不能不觉察到金(时间警示)钱光辉背后罪恶的阴影,我们不能不聆听到金钱喧嚣声中良知的呻吟。

是的,钱是万恶之源。然而,万恶之源本身并不是恶。只要我们发扬自身的理性和良知,在历史的天平上,钱仍然有自己应该有的位置,在这个恶之源,同样可以开放出美丽的善之花。

的确,总有一种力量能让我们迷失本性,那是金钱无所不能的魔力。然而,同时也有一种力量让我们返回本心,那是我们心中永恒不灭的人性之光。谢谢。(掌声)

作者:林欣浩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8e95c46c6733
來源:简书